第110章 其心可诛

2019-04-09 | 1303字
    苏夏怎么也没料到,安平侯爷会以如此方式接近小家伙?

    说什么要帮她考查私塾,我呸!

    “廉振坤,信不信我让你断子绝孙?”苏夏怒视着身下的某人吼道。

    反正庄子里就她们两人,想怎么着都可以。

    凶器在手,我看你还能耐否?

    “苏夏、苏夏,有话好好说,你先松松……”廉振坤扶着某女的腰,希望她冷静些,放松些,不要冲动。

    “哼,没什么好说的!一家子虚伪之人。”苏夏非但没放松,反而更使劲了。

    “要断了、断了……”廉振坤人设完全崩塌,此时他就是个顾着老二的普通男人而已。

    “断了?断了才好呢!”苏夏不为所动,虽然她内心的邪火还没完全消除,可那又如何,大不了再去祸害个男人。

    只是嘴上强硬,中了药的身体却是老实的出卖了她。

    没两下,两人俱都颤抖起来,嘴里忍不住的溢出酥爽的低吟。

    “该死!”苏夏懊恼的一巴掌拍在某人胸膛,立时,一只通红的掌印显现出来。

    廉振坤心虚,他也不敢叫出声来,只得任苏夏在其身上为所欲为。

    “告诉你家老子,有本事别让我看到他!”苏夏恶狠狠的放着狠话,她都打算好了,以后每天陪在儿子身边。

    当然,不是光明正大,她就躲在暗处,防着所有姓廉的人。

    廉振坤不敢啃声,他现在还在某人手里,怕某人怒极攻心,真断了自家老二,他找谁哭去。

    苏夏嘴里痛快了会,又抵不住体内的邪火,使她心情更差了,动作也更加粗鲁起来。

    “这到底有完没完啊!”苏夏一声怒吼,又是一巴掌拍在某人胸膛,正好来了个对称。

    丫丫的,要不是有内力撑着,她早就瘫软在炕了,苏夏咬牙想着。

    也不知这是哪种媚药,怎么药性这么长久又霸道?

    她用内力逼,完全无效不说,差点毁了一身根骨。

    其实廉振坤也累的不行,这种事,做一次两次的是享受,做多的那就是受罪了。

    更何况,两人本就没什么感情,又是被下了药,被迫为之,做这种事的时候,心情如何能好?

    眼看着照射进来的阳光越来越倾斜,苏夏内心着急不已。

    午饭都没吃呢,就跟他耗在炕上了,真是……

    突然苏夏说道,“我记得那个轩辕晴也给她自己下了药,现在如何了?”

    苏夏有些幸灾乐祸的想着,要是轩辕晴因为此事而爆体而亡,那可皆大欢喜了。

    “我给赤一留了记号,他会处理的。”

    “你让赤一来处理轩辕晴,就不怕轩辕晴死扒着他不放?”

    就算是轩辕晴主动,给她解了药的赤一也活不成。

    皇帝老儿是不可能让轩辕晴嫁给赤一的,更不会让一个看了女儿身体的男人活着,那么就只能让他去死。

    廉振坤一愣,他没想那么复杂,只是惯常的吩咐,所以有些不确定道,“赤一应该不会这么笨的。”

    “这谁知道呢!”苏夏仰躺着歇气,随口同廉振坤胡侃着,省得一会自己歇着歇着就睡着了,那不便宜廉家老子了?

    半个时辰后,苏夏坐起来穿衣。

    “你觉得怎样?”

    “应该没问题了。”廉振坤沉默了下后道,随后也跟着坐起来。

    “这件事情我不会轻易放过轩辕晴的!”说完,苏夏斜眤了廉振坤一眼,意思很明白,你最好不要阻止我,不然我连你一块儿收拾了。

    廉振坤穿衣服的手一顿,随后又若无其事的继续,嘴里却提醒道,“她还有利用价值。”

    “也是。”苏夏赞同,虽然她讨厌和亲,但如果是轩辕晴的话,那就另当别论了。

    当然,如果没有发生之前这些事,苏夏也不赞同让轩辕晴去和亲,可谁让她来恶心自己。

    想到那几个混混,苏夏就更来气了。

    轩辕晴那死女人,居然要让那些混混们来毁了自己?

    真是其心可诛!

    等腿软的苏夏紧赶慢赶的到了私塾,天都快黑了。

    气的苏夏在心里又把轩辕晴骂了一顿。

    “乐乐,跟祖父回府吧!”廉毅站在小家伙边上,苦口婆心的劝着,想带孩子回府。

    他不是不可以强制,但小家伙已经五岁,懂事了。

    他如果强制带他回府,很显然,小家伙会生气,然后会讨厌他,更让他担心的是,小家伙会恨他。

    这是廉毅最不想见到的。

    所以,他宁愿陪着小家伙等在大门口,让小家伙自己死心,主动跟着他回去。

    这是最理想的结果。

    小家伙紧抿着唇,小胖脸异常严肃。

    一双乌溜溜的大眼晴,直直的盯着一个方向,一眨也不眨。

    “乐乐,天色晚了……”

    “娘亲会来的!”
>>本章未完,继续下章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