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40章 他好丑

2019-02-09 | 1289字
    鸡有了,蛋还会远嘛!

    解决了蛇护卫们的宵夜问题,苏夏就开始忙活起过冬的柴火来。

    知道锦绣城的冬天没她以为的那么暖和,苏夏就不得不重视起来。

    只是看着自已肚子……算了,还是花点银子买吧!

    其实苏夏并不想让人知道,这个庄子里只有她和罗大娘两个女人。

    虽然有蛇护卫,可苏夏也怕青天白日下,蛇尾巴一扫,然后就传出各种神话故事来?

    其实传成神话故事倒还能稍微接受,最怕传着传着就传成了人们眼中的妖孽,人人得而诛之,那才叫糟心呢!

    只是没想到,还未等苏夏有所行动,在一天早上,她突然发现自家后院里堆满了齐齐整整的柴火!

    对于这一现象,过了一开始的惊讶后,苏夏反而很淡定的就接受了事实。

    家里有玄龟在,更离谱更玄幻的事发生,苏夏都能眼也不眨的接受。

    倒是罗大娘对那些莫名出现的柴火,来个视而不见的反应,让苏夏忍不住的挑了挑眉。

    当然罗大娘不问,苏夏是不会主动解释什么的。

    一切准备就绪,只等孩子降临。

    别人家生孩子也好,养孩子也好,总是风一般的快。

    苏夏以前看着亲戚家孩子,总是有这样的感觉,等到了自已身上……

    “罗大娘,我感觉尿布好像还不够多。”苏夏躺在床上,额头上已布满细密的汗水,脸色苍白如纸,不过神态看着倒是还算轻松。

    罗大娘呵呵一笑,知道苏夏这是紧张了,于是很有耐心的说道,“够了够了,我前几天又做了一批呢!”

    “可、可我听说,这里春季多雨!”苏夏咬着牙忍过一波疼痛,扯着笑说道。

    罗大娘看着眼前坚强的苏夏,莫名心酸不已。

    她虽然活的苦,但当初老头子未过逝前,尤其是她生儿子那会,那是对她百依百顺。

    生产时,更是恨不得进产房来陪着她一起痛,就是后来,也是对她好的不得了。

    要说起来,老头子走的那么早,还不是想让她的日子过的更好些。

    所以,她一直很愧疚,深知对不起罗家,想着好好把儿子拉扯大,给他娶妻生子,多生几个孩子,以后去了地府,也能有脸见老头子。

    哪成想、哪成想会成了如今这样……

    罗大娘不知道为什么这么长时间以来,都未见这个家的男主人?

    有时候家里莫名多出来的东西,罗大娘总是认为这是男主人送过来的。

    而她怕苏夏伤心,就当着什么也没看到。

    可苏夏生孩子这么重要的时候,居然也不见这家男主人……这在罗大娘心里就觉得过份了。

    有什么事能比妻子生孩子还要重要?可这些罗大娘都只能在心里默默吐槽着。

    经过末世艰苦生存的苏夏,真的很能忍痛。更何况吃了朱果的她,身强体健的,平时又注意活动,所以,生的并不慢。

    接生婆是苏夏最后一次去回春堂号脉时,特意拜托孙大夫介绍的。

    而孙大夫也给力,直接通过孙家关系,给苏夏找了个专门给官太太们接生的稳婆。

    这种稳婆有衙门里发放的文书,因为每个稳婆都记录在案,所以用起来相对能放心。

    别人家怎么信任稳婆的苏夏不知道,但她不会全权放任,什么事都由着稳婆说的来。

    而苏夏之前也同罗大娘说过,让她务必盯紧了稳婆。

    所幸苏夏也不是什么大人物,她也没得罪过谁?

    其实应该如此说,由于上官云飞和廉振坤共同联手,暂时保护了苏夏不被人打扰,她才能安稳的在庄子里生孩子。

    天微亮,晨光初现时,房里传出一道响亮的哭声。

    屋里几人和躲在屋外的龟……和人,都暗中松了口气。

    听着婴孩响亮的啼哭声,就可以断定这是个身体健康的孩子。

    在古代,孩子有个健康的身体可比什么都重要。

    “罗大娘,你看他,小小年纪却拧着个眉头的样子好好笑哦。”苏夏单手撑着下巴,手指轻轻抚过儿子眉头,只见孩子不自觉的微微动了动脑袋。

    罗大娘好笑的看着苏夏把儿子当玩具,忍不住说道,“你还在做月子,不可单手使力,快快躺好。”

    苏夏长叹了口气,抱怒道,“罗大娘,一个月好长啊!还有他好丑!”

    罗大娘笑瞪了苏夏一眼,“说什么呢,哪有做娘的嫌弃自已孩子丑的?再说,才出生几天的孩子哪有变化那么快的。不过,你再等几天看看,保准你夸他长的俊。”

    罗大娘倒也没说奉承话,她也是从孩子的五官来判断的。

    其实不用罗大娘说,苏夏早就发现自家儿子的五官长的像某人。

    为了这事,苏夏在心里骂了某人不止几百回了。

    她如此辛苦的怀胎生子,到头来孩子却是没一处像她的?

    
>>本章未完,继续下章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