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7章 我不要成阿飘

2019-01-30 | 1336字
    见轩辕晴骑着马狂奔而去,大家都被吓了一跳,反应过来后纷纷上马追去。

    苏夏开着11路,着急着要进城吃饭,完全没注意到身后有人策马狂奔而来。

    当她意识到时,堪堪避开,只是还是被惯性给带倒在地。

    顿时,苏夏感觉肚子很痛,不自觉的,她手就抚了上去。

    “姑娘,姑娘,你怎么样,有伤到哪里?”上官云飞蹲在苏夏面前担心道。

    廉振坤和上官云飞紧追在轩辕晴身后,想把轩辕晴拦下。

    只是没想到狂躁后的轩辕晴,像疯了似的不顾一切。

    这不,差点就把人给撞倒。

    刚刚发生的一切,跟在后面的人都看见了。

    也许跟着轩辕晴出来的人,唯一关心的只有自家主子的安危。

    当然这也不是说廉振坤和上官云飞就不关心轩辕晴了。

    只是无辜被带倒在地的路人,他们也不能眼睁睁的看着不管。

    这时候,兄弟俩多年默契就发挥了作用。

    廉振坤偏头一个眼神,上官云飞就明白他意思了。

    这会,除了上官云飞的人,其他人继续追着轩辕晴去了。

    “我肚子很痛。”苏夏也是没法,这里目前除了眼前这几人,可就只剩下她自已了。

    要是这些人不管她,苏夏很担心自已能不能坚持到医馆。

    上官云飞一听苏夏肚子痛,立马着急起来。

    “得马上送你上医馆。”上官云飞起来四下看了看,才发现此地没轿子,没马车。

    “姑娘,你能忍一忍吗?我骑马送你去医馆?”上官云飞谨慎的说道。

    “应该可以的。”苏夏也想不明白自已为啥就肚子痛了?

    那来人虽然差点就撞上她,可毕竟还没撞到不是嘛?

    她也就摔了个屁股蹲,照理说,应该是屁股痛,怎么会是肚子痛呢?

    上官云飞一见苏夏同意,立马一个公主抱就上了马。

    苏夏一个错眼,就发现自已坐在了上官云飞身前。

    “世子,属下来带姑娘吧。”

    “不用,把你的箬笠给我。”

    “……是。”风行愣了下,才急忙解下箬笠给自家主子。

    苏夏虽然肚子痛的厉害,可她一下是个能忍的,这不也正看着上官云飞要箬笠来干嘛。

    只见上官云飞接过箬笠,动作笨拙的戴在苏夏头上,并柔声解释道,“虽然东越国民风还算开放,但一会我们要骑马进城……还是稍微遮一遮的为好。”

    “多谢世子为民女着想。”苏夏连忙感谢道。

    她原以为,上官云飞给她戴箬笠是为了挡头上的太阳,哪成想……

    这是个贴心的男人,可惜这里不是她上辈子啊!

    其实上官云飞的心里也在狐疑着。

    在他看来,能来醉仙楼用饭的,一般都是有些身家的。

    进出城的话,应该都会坐马车。

    是的,上官云飞第一眼就认出了苏夏,所以才会对她更加关注。

    上官云飞哪里知道,苏夏去醉仙楼,第一次可能是冲着京城最大的酒楼,饭菜最好吃的名头去的,可后来,那完全是因为自已的脚不听使唤,想吃美食,就自然而然的往醉仙楼走。

    更何况苏夏荷包里还是有些银子的,而她为了能吃到美食,脸皮往往会更厚些。

    回春堂,一见上官云飞抱着个人进来,立马就有孙家人出来相迎。

    “世子,这……”孙文元拱手道。

    “孙叔,路上吓着这位姑娘了,她现在肚子痛。”上官云飞简明扼要道。

    “那麻烦世子把人抱到内堂。”

    回春堂里所谓的内堂,就是后院里隔了几个小间,方便偶尔有病人需要诊治或者住下。

    此时苏夏脸上早已没了血色,白皙光滑的额头上,布满了细密的汗珠。

    “姑娘,把手放开,老夫替你把下脉。”

    这时,大家才注意到苏夏那紧紧握着的拳头,指甲都泛白了,可见她肚子有多痛。

    上官云飞一见之下有些不忍,毕竟苏夏只是个无辜的路人,却因为八公主突然发疯而受了无妄之灾。

    “咦?”孙文元的一声咦,让屋里几人顿时疑惑起来。

    “大夫,我是不是得了什么不得了的病?”苏夏咬着牙关问道。

    这可是古代啊!在苏夏认知里,古代的医疗水平,那根本没法同她上辈子比。

    她怕她才重生不久,就又成阿飘了。

    她其实不怕成阿飘,她只是不经逗。

    “也算是了不得的病了。”

    “啊?”苏夏脸更白了,感觉自已离再次成为阿飘不远了。

    “姑娘有家人吗?”孙文元看了眼上官云飞后问道。

    苏夏已在做心里准备,所以没什么精气神的摇摇头,“没。”

    “那姑娘住哪?”

    
>>本章未完,继续下章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