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0章 真是“孽缘”

2019-01-30 | 1311字
    第二天,苏夏起了个大早,把自已仔细收拾了下后才出门。

    毕竟一会要去衙门,打扮妥当点是应该的。

    “苏夏,今天把藤箩带上吧!”临出门前,玄龟出声道。

    苏夏眼睛一亮,惊喜道,“你说我今天会成功?”

    “有备无患。”

    “还是你想的周到。”苏夏觉得玄龟说的有理,所以也不嫌麻烦的带着所有她认为的宝贝开门出去。

    清早,街上的行人并不少。

    苏夏找了家干净的店铺,先解决了下自已的五脏庙,然后才不紧不慢往府衙走去。

    站在府衙不远处,苏夏打量着那两座威武雄壮,昂首挺胸的石狮子,心中暗自点头,这地方没点胆量的人还真不敢来。

    “干什么的?”

    正当苏夏愣神间,一道呵斥声惊了她一跳。

    “喂,说你呢,干什么的?”一个看上去就不大面善的官差再次扬声道。

    苏夏虽是被吓了一跳,但她今天来此的目的还未达到,而她也不是那胆小之辈。

    于是苏夏露出个讨好的笑,略带了些怯怯的表情道,“这位官爷,能否同您打听个事?”

    说着,苏夏还不着痕迹的塞了个荷包过去。

    吃人嘴短,拿人手软,这到哪都是恒古不变的。

    果然,刚还冲苏夏拧眉瞪眼的官差,这会虽看上去面色仍旧没什么改变,但说话的声音却是放柔了许多。

    “姑娘你不该来这里。”

    “多谢官爷提醒,民女也是没法子不得不来。”

    官差看苏夏的表情还以为她有什么冤情,于是说道,“姑娘有写状纸吗?”

    “状纸?”苏夏一愣,尔后发觉是对方领会错了意,于是连忙说道,“官爷,民女不是来递状纸的,民女只是想打听下,衙门里最近有没有往外处理房屋田产?”

    官差一听,心里顿时激动不已。

    昨天刚抄了吴尚书府,这会府衙里需要处理的房屋地产并不少。

    不过动作得快,要不然就轮不到他们这些低层差役拿好处了。

    当然,大面积的房屋田产肯定是轮不到他们来处理,可那些小面积的……权贵人家可看不上,正好便宜了他们。

    不过……官差看了眼眼前这位姑娘,看着穿着倒也不差,可她带着的藤箩又是怎么一回事?

    “姑娘,不满您说,府衙里确实有些房屋田产要处理,不过……”

    “价钱不是问题,只要有合心意的。”苏夏很能领会对方意思,立马接口道。

    “姑娘真是个爽快人,那您稍等,我让兄弟过来顶下。”

    官差跑去找人,苏夏无聊的四下打量,一不小心就让她瞟到了个人。

    苏夏挑眉,暗骂了句真是“孽缘”。

    廉振坤翻身下马,把手里缰绳往身后小厮一扔,快步就往府衙走来。

    可能走的急,一时没留意廊下还有人。

    “什么人?”廉振坤冷呵一声,一又美目更是嗖嗖的射出寒光。

    苏夏心里翻了个白眼,自已不注意被吓着了,却冲她发火,确实是有渣男潜质。

    “民女来此办事。”苏夏不卑不亢,并没有因为廉振坤的冷呵而吓倒。

    她又没干坏事,用不着怕谁。

    廉振坤长眉微拧,一脸不悦,好似苏夏的出现给衙门抹了黑?

    丫的,他这是什么表情?

    苏夏心里气闷不已,面上还不敢表现的太明显。

    正当两人尬站着,各自嫌弃对方时,救星官差出现了。

    “咦?世子爷,您来了,快里边请。”官差完全忽略了等着他的苏夏,反而是一脸谄媚的招呼着廉振坤。

    对此,苏夏倒也无话可说,毕竟她什么身份?廉振坤又是什么身份?有点脑子的人肯定会懂得如何选择。

    可能廉振坤来此确实是有要事,深深看了眼苏夏后就转身进了府衙。

    没一会功夫,那位官差擦着额头上的汗出来了。

    “让姑娘久等了,走吧,跟我去那边。”官差一出来就招呼苏夏跟他走,并没有对刚才的事解释什么,当然,他也无需同苏夏解释。

    “无妨无妨,世子的事要紧。”苏夏很是善解人意的摆摆手。

    苏夏跟着官差来到府衙侧边,那里有好几排厢房,不少官爷进进出出忙碌着。

    苏夏目不斜视的跟着,倒是官差同认识的人打着招呼。

    “闫大人。”

    闫大人瞪了眼官差,笑骂道,“昨天刚收缴的,都还没放热呼呢,你就这么迫不及待?”

    “嘿嘿……正好有人来问,我就想着,早些处理掉也省的府尹大人着急。”

    “是你着急吧?你这臭小子还不说实话?”闫大人并不买账,直截了当道。

    “是是是,大人慧眼如炬,小子就老实说吧,是这位姑娘……”

    “哦?”闫大人打量了眼苏夏
>>本章未完,继续下章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