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5章 可以学着死心了

2019-01-30 | 1253字
    苏夏张了张嘴想解释些什么,最终还是在心里叹了口气,默默把宽一米长两米的草席子一卷,放到了一边。

    又重新拿了些草,继续编起来。

    玄龟看了会,发现苏夏还是经纬线编织法,逐开口道,“你自已用着就好,我就不需要了。”

    “……其实我是在编织衣服。”苏夏不得不解释一下。

    “没看出来。”

    玄龟的嘴还是一如既往的毒啊!

    “你猎了些什么?”苏夏决定挑过这一页。

    “猎了两只野鸡,我都收拾好了。”玄龟炫耀似的把头一撇,示意苏夏看过去。

    苏夏一瞧,两个泥团子,“好眼熟啊,是什么来着?”

    “是叫花鸡,知道不?”玄龟特骄傲道。

    “哦,对对对,是叫花鸡。”苏夏抚掌道,“玄龟啊,真没看出来,你还会这一手呢!”

    “这一手算什么,我会的东西多着呢!”

    “是是是,您最厉害了,那以后请您多多关照喽!”苏夏见机拍了下马屁。

    正当玄龟万分享受这记马屁时,苏夏开口道,“那万能的玄龟,能否麻烦您帮忙做一根针。”

    “针?什么针?”玄龟瞪着玻璃弹珠大的眼睛看着苏夏,希望苏夏说的针不是自已以为的那种。

    “当然是缝衣服的针喽!”苏夏理所当然道。

    可当玄龟想说教几句苏夏异想天开时,只听她继续道,“铁制的缝衣针现在是指望不上了,不过我们可以就地取材啊!”

    “怎么个就地取材法?你说。”玄龟想着,只要不是问它要铁制的,其他的应该都好办。

    果然听苏夏又道,“木制或者骨制的就可以,我就是想把这些编织物缝起来,这样做衣裤就简单了。”

    玄龟不懂这些,但看苏夏说的头头是道的,它就勉为其难帮她做一根吧!

    泥团子埋在火堆里,并不需要苏夏做什么。所以她就一门心思的对付手里的东西,希望明早就能穿上草席服。

    没有什么调味料的叫花鸡说不上太好吃,但对于苏夏来说,这就是美味了。

    两个泥团子,明显是今晚和明早各一个。

    “玄龟,你就不用吃点什么?”苏夏吃饱后忙着手里的活不着痕迹的关心了句。

    “我不吃俗物。”

    苏夏一听,骨碌碌转了转眼珠,状似无意道,“那你吃什么?”

    不等玄龟回话,苏夏便又继续道,“你是我的救命恩人,我就想着帮你找些你能吃的。”

    “你确定,你能认出哪些是我能吃的?”玄龟带着些调侃意味道。

    “我是不认识,可这不是有你嘛!”苏夏说的那叫个振振有词,“我虽然动手能力差了点,可我的记性好啊!你只要肯教我,保准说一遍我就能记住。”

    “行了,收起你那点小心思吧。”玄龟翻了个白眼,“想问什么就直接问,整这些虚的做什么?”

    “嘿嘿……”苏夏傻笑了几声,也没被玄龟戳穿的尴尬,反而腆着脸问道,“我其实想问,如你这般有本事的在这个世界还有多少?”

    这个对她来说可是很重要啊!关系到她以后能不能随心所欲的浪?还是得缩着脖子过日子?

    玄龟定定的看了苏夏好一会,才似笑非笑道,“你其实最想知道的是,我这本事你能不能学?”

    “……嘿嘿!”苏夏只能又傻笑了几声,心里直骂这老王八蛋,瞎说什么大实话啊!

    “嘿嘿?哈哈都没用!”玄龟鄙夷道,“知道玄武吗?”

    “玄武?”苏夏瞪大了眼睛,惊喜道,“不会是我理解的神兽玄武吧?”

    玄龟的得意都要从它眼里溢出来了,这下苏夏更惊奇了,“你真的是神兽玄武……看着可一点都不像啊!”

    玄龟突然有些心虚的低垂下眼睑,轻声道,“我身上有一滴神兽玄武的血,而我又非常幸运的在很小时候就激发了传承,虽然激发的传承只有一点点,但也改变了我的命运。”

    “那也非常不错喽!”苏夏由衷的称赞道。

    玄龟瞥了苏夏一眼,收敛刚刚略微激动的神情,淡淡道,“虽然你在极力讨好我,可我还是不能教你。”

    “这、这样啊……呵呵,那、那就算我什么也没问,哈……”

    不过此时玄龟的眼神有些严肃,它看着有些尴尬的苏夏道,“不是不能教你,而是我这功法只能我们玄武一族学,你们人类学不了也学不会。”

    其实苏夏已经预料到了,可人就是这样,眼看着有强大而玄之又玄的功法可以学,却不适合你学,没有人会甘心。

    苏夏也一样,所以,她还是问了。

    现在得到了她想要的答案,苏夏觉得她可以学着死心了。

    密林里也见不着月亮,苏夏一直忙着手里的活,直到勉强缝了套衣裤,她才收拾了睡。

    总感觉才睡着不久,就被玄龟叫了起来。

    “你这人倒是当
>>本章未完,继续下章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