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4章 身无分文

2019-01-30 | 1287字
    苏夏不知道玄龟要干嘛,但她还是听话的把两手放在身侧。

    只听“嚓嚓”几声,竹笼就四分五裂了。

    “风刃!”苏夏微微有些激动的冲口而出。

    “有些见识啊!”玄龟赞了句。

    苏夏抿唇一笑,并没有解释什么。动作麻利的从破开的竹笼里出来,顺手还捋了把耳际散落下来的头发。

    “接下来咱们该往哪走?”苏夏环顾着四周,除了刚上来的那条水道,剩下的全是郁郁葱葱的森林。

    这会太阳当头照,苏夏根本分不出来东南西北。

    “从这上去,一直往南方向,就能到京城。”玄龟也没废话,直截了当道。

    “京城?”苏夏讶异。

    “你不想去京城?”

    苏夏一愣,摇头道,“那倒没有。”

    “反正我也没地方可去,你说去京城,那就去京城吧。”

    毕竟依繁荣程度,京城肯定是这个国家之最。而繁荣的地方要谋生也能容易点。

    “你就近捡些树枝,我下水去抓几条鱼,一会吃过午饭就出发。”

    “好。”苏夏没意见。

    把手里的玉佩往枝丫上一放,苏夏开始整理起衣衫来。

    这会也没可换洗的衣服,苏夏只能稍微拧了几下水,扯了扯被拧皱的衣摆,重新系了下腰带,才小心的把玉佩塞了进去。

    苏夏知道这个玉佩值点钱,她想着到京城后,找个靠谱点的典当行,把玉佩当了,租一间屋子,怎么也得有个容身的地方。

    没有盐,没有其他调料,但也不容苏夏挑剔。至于火……这不是还有玄龟嘛!

    苏夏一边用树枝叉着鱼烤,一边凑近了火堆,借机把身上的衣服烘干。

    而玄龟看到后,转身爬进了林子。

    “哎,你去哪?”

    “我一会就回来。”

    苏夏耸耸肩,继续手里的动作。

    好些年没吃到食物了,此时对苏夏来说,什么都没有吃来的重要。

    不多会,玄龟拖着好些藤条回来。

    “这要做什么?”苏夏不明所以,反倒把手里刚烤熟的鱼放在一片干净的叶子上,“这条鱼好了,你先吃吧。”出山还得靠对方呢!

    “我不吃鱼。”玄龟不屑的对着叶子上的鱼翻了个白眼,催道,“你赶紧吃,吃完了用这些藤条编个藤箩。”

    “藤箩?我不会。”苏夏很诚实的摇头。

    她前世是城里姑娘,哪见过什么藤箩。就算后来末世了,也没谁用藤箩装东西的。

    “真没用。”

    “……”那你来。

    可惜苏夏不敢。

    暂时没胆的苏夏,只能拿手里的烤鱼下嘴了。

    “吃饱了吗,吃饱了就赶紧干活,一会还要赶路呢。”玄龟没好气的催促道。

    苏夏没法,只能凭记忆勉强编了个兜不像兜,筐不筐的东西出来。

    “行了,走吧。”玄龟说完,直接往前爬去。

    一人一龟行了一段路,苏夏觉得气氛有些闷,逐开口道,“玄龟,我们到京城要走多长时间啊?”

    “不知道。”玄龟回的很是干脆,不过它可能也觉得自已回的过于僵硬,于是又解释了句道,“你身无分文,到了京城要怎么生活?”

    “林子里虽然危险了点,但好东西也多,一会儿见着了动作麻利点,别傻呼呼的什么也不知道。”

    苏夏抽抽着嘴角听着,她无法反驳,因为玄龟说的确实有理。

    只是……苏夏清咳了声,微红着脸道,“好些我都不认识呢!”

    她能说,她都不知道一会该对哪个好东西下手?

    苏夏前世也看过几本小说,一般主角在碰到她这样的情况下,基本都会碰到人参、灵芝等珍贵药材。

    她听过这两种药材名,可问题是,她都不认识啊!

    “你说你这脑袋瓜子长的有啥用?”

    虽然被怼的总是苏夏,但也总好过沉默的赶路。

    要知道苏夏做了多年阿飘,除了万分想念各种美食外,也就是想找人说说话了。

    玄龟嘴虽毒了点,倒也任劳任怨的继续在前头开路。

    可即使这样,翻山越岭了半天后,苏夏的衣服还是被挂了很多布条出来。

    苏夏想着:照这样下去,自已到京城后,估计就得果奔了。

    还有脚上的鞋……惨不忍睹都是在夸它。

    “前面不远处有种草,非常有韧性,你可以编织下,套身上,当然,你如果手巧的话还可以编成鞋。”

    玄龟说是这么说,可它不屑的小眼神还是没有逃过苏夏眼睛。

    可谁让对方说的都是对的呢!

    她确实不是那手巧的,证据就是她手里已经完全变了型的藤箩。

    可现在也没有她可选择的权利……毕竟她还是要脸的。

    “你去忙你的草,我去猎些野物来,咱们今晚
>>本章未完,继续下章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