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章 阿飘

2019-01-30 | 1225字
    苏夏每天醒来,都会绕着老槐树飘上几圈,然后舒服的靠着大树丫子,两腿一盘,单手托腮,嘴角含笑,等着不远处柳树庄里的孩子们结伴过来打猪草,再从孩子们嘴里听些八卦,用来打发无聊寂寞的日子。

    她也不知道自已什么时候来的这里,只知道绕着老槐树飞的时间越来越长了。

    不过对此,苏夏没什么意见。她早就做好了死的准备,只是没想到,死是死了,怎么还穿越了时空,成了阿飘!

    苏夏倒是希望转世投胎,可这好像不是她能决定的。

    无奈的苏夏撇了撇嘴,继续目视前方。

    说来也怪,只要苏夏不离开老槐树树荫范围,白天黑夜,什么时候她都可以出来。只是,除了她自已能瞧见自已,其他人是看不见她的。

    所以,苏夏很是肆无忌惮的看着树下那个和她同名同姓的小姑娘。

    小姑娘十五六岁年纪,据说家里人已经在准备给她相看夫家了。

    可在苏夏看来,小姑娘脸上并没有多少喜悦,反而眉眼间有一丝愁闷。

    “小夏,你嫂子还在坚持要把你说给她家表弟?”

    “……嗯。”苏夏低头割草,只是轻轻应了声。

    “那你爹娘、大哥呢?他们就没说些什么?”

    小伙伴有些着急,问话的声音倏地提高了许多。

    “说了。”苏夏仍旧没停下手里的活,闷声闷气的说道。

    小伙伴眼睛一亮,立马挨近了些小声劝道,“只要你爹娘不松口,她一个做媳妇的还真能做你小姑子的主?”

    “……唉!”苏夏突然停下手里动作,长叹口气,双目无神的盯着前方道,“大嫂怀孕了,说是……说是怀的男胎。”

    “啊?”小伙伴一惊,随后气愤道,“她这是仗着肚里孩子威胁你们呢!这人怎么这样?她那表弟就是个无赖,小夏你要是嫁过去……可怎么活啊!”

    小伙伴很是快言快语的噼哩啪啦的说了一通,只是叫苏夏的小姑娘早已低头割起草来。

    盘腿坐在树上的苏夏,拧眉看着下面好似莫不关心自已终身大事的小姑娘,心里微微叹惜了声。

    只是她自已还是个阿飘,又离不开老槐树,不然的话,她倒可以飘去吓唬吓唬那什么大嫂家的无赖表弟。

    又一天,鸡鸣刚过,苏夏升了个懒腰,假装自已还是人类似的正常醒来。

    刚一睁眼,苏夏就看到一个模糊身影,慢慢朝老槐树这边走来。

    “是谁这么早来这里?”苏夏低喃着,并习惯性抬手要揉下眼睛,可惜没成功。

    讪讪放下手,苏夏自嘲一笑,腹诽道:鬼就是鬼,做什么还要学正常人样子?矫情!

    矫情归矫情,来人还是要瞧清的,毕竟老槐树也算是她苏夏在这异世的地盘。

    于是苏夏定睛瞧去,怎么觉得那身影很是让她眼熟?非但如此,隐隐的,她还听到了抽抽咽咽的哭泣声?

    “哎呀,这是谁啊?”这么想着,苏夏不自觉的就往来人处飘了些过去,然后惊呼道,“苏夏!她这是怎么了?”

    来人是那个也叫苏夏的小姑娘,手里挎着个大篮子,一手抹着眼泪,正浅一步深一步的走着。

    小姑娘当然看不到有人……哦不,有鬼在关注着她。

    人家小姑娘哭归哭,手里动作可是一点都不慢,就着蒙蒙亮的天色,麻利的割起猪草来。

    “妈呀,大清早的虐待小孩呢这是……”苏夏一边吐槽,一边远远的围着小姑娘一圈圈飘着。

    她不肯靠太近,怕鬼气太阴,害小姑娘身体不舒服就不妙了。

    从这一天开始,每天鸡鸣后,苏夏都能看到小姑娘挎着篮子过来。

    从一开始的哭泣,到后来的麻木,苏夏见证了小姑娘的“锐变”,心里也跟着难受起来。

    只是苏夏毕竟见多了人心邪恶,又因为自已多年被困老槐树……对此,她除了绕着小姑娘多飘几圈报以同情外,也别无它法啊!

    如同往常一样,苏夏鸡鸣过后醒来,准备迎接小姑娘,迎接新一天的到来……

    远处地平线上出现了个小黑点,苏夏知道,她期盼的小姑娘来了。顿时,她惯性使然的往前飘去。

    在苏夏飘离后,她刚刚坐过的地方,突然多了个人。

    此人穿着一身锦衣,头戴玉冠,长眉入鬓,眉目如画,端的是俊逸无比。

    不过,此时这人的一张俊脸通红,好看的嘴唇紧紧抿着,白皙修长的手扶着粗壮的树干,树干上的老树皮扑簌簌往下掉着。

    苏夏接到人后,照旧绕着小姑娘飘了几圈,才心满意足的准备飘回自已天天坐着的地方。只是才一转身,她就被吓了一跳。

    “嚯!这谁啊?吓死鬼了!”苏夏吓的鬼脸更白了,定在空中一时没敢上前。

    “咦?这人的脸怎么这么红?”苏夏好奇了,慢慢往前飘了些,缓缓的开始绕着树上的男人转了一圈,“长的还怪好看的,大长腿,窄腰,翘臀……啧
>>本章未完,继续下章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