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百九十九章 兴庆

2019-04-18 | 1201字
    势力初创,杨云不得不把精力放在这上面,不过像是一些繁琐的小事,他都会充分的放权,让苏星河和一些粗通文墨的人负责。

    他只紧抓军卒和钱财这两个要点。有堪称天下第一的武功,伟力归于自身,再加上四大家将和王语嫣等人的监督,不怕这些人把自己架空。

    一月之后,派往大宋的使团返回,成功的带回了大宋皇帝的诏书,册封杨云为西平郡王,算是继承了几百年前吐谷浑慕容部的王号。

    当然,这个郡王的名号,只是让杨云有个统治河湟之地的名义,能震慑一些普通的江湖人士而已,对于大宋的那些文官来说,一个割据偏角之地的蛮夷藩王,根本不值得关注。与其关注外面,还不如继续怼王安石留下来的各种新政,以免新党卷土重来。

    时光如水,转眼即逝。

    有了大宋的册封之后,杨云开始派人前往大宋秦凤路以及关中各地招揽流民、人手。在金银开路的情况下,很快就有数千在大宋衣食无着的流民进入河湟。

    除了西军的种家对此有些关注外,河湟招揽数千流民和许多寒门小吏的事情,没有引起任何的波澜。

    在江陵宝藏的支撑下,不只是大宋境内的流民,还有西夏、吐蕃的许多牧民也被吸引而来。军队也不断的训练组建,每过几天,河湟的实力就增长一分。

    河湟位于中原通往西域的要道,北是西夏,南是吐蕃,四通八达,也是古丝绸之路的必经之地。以前这里混乱无比,没有什么商队经过。

    但杨云的势力一统河湟之后,很快就四处传递消息,吸引商队来往。西域的宝石、香料、皮毛,中原的瓷器丝绸很快汇聚于此。给河湟带来了大量的人气和商税、路税。

    本来钱粮只出不进的势力,也开始慢慢的走上了正轨,不再是草台班子的气象。

    当然,在河湟不断壮大的时候,吐蕃和西夏又先后派遣两支兵马前来攻打,被武装起来的羌卒击退。在尝试进攻失败后,吐蕃和西夏就没了什么动作。

    这两个国家,如今内患严重,能派一支兵马出来已经很不容易了。进攻无果,就只能坐视河湟不断的变强。

    西夏境内,兴庆府。一座偏僻安静的院落。

    杨云背着双手,似乎在欣赏大厅内的书画和布局,神色自若。在小院内,还站着几个俏丽女子。这几个女子正在躬身说这话。

    大厅的上首,坐着身形娇小的天山童姥巫行云。

    “……尊主,我们已经发动人手,打探出了西夏太后所居的宫室,还有一品堂内的高手去向,请您过目!”

    巫行云的徒弟符敏仪上前,竟然拿出了西夏皇宫的地形图。

    当初李秋水打上灵鹫宫,巫行云一直铭记在心。所以在恢复功力之后,就派人给杨云传信,邀请他一起联手对付李秋水,最好能直接杀了这个贱人。

    李秋水混迹西夏,甚至坐上了西夏太后的位置,如今执掌朝政大权的梁太后,就是她在西夏的化身。

    “李秋水一死,西夏国朝政必然会混乱,没有李秋水这个超级高手坐镇,原时间线的几年之后,大宋西军进攻横山要地得手,差点灭亡西夏,说不定就和这有些关系!”

    杨云心中念头闪过。

    “河湟想要向外发展,只有选择吐蕃和西夏。吐蕃地势高,并且密、苯、黑教派横行,农奴遍地,牧民浑浑噩噩只知道无条件服从吐蕃的王公贵族,即便是打过去,也没有立足的基础。而西夏,经过这么多年的发展,境内汉人众多!”

    “如果西夏混乱,我就能拿下西夏的一些地盘,到时候招揽汉民,可以慢慢的蚕食吞并,趁着大宋新旧党争、大辽内乱的时候,拿下西夏一些州府不成问题!”

    想要完成执念任务,就要进攻西夏,而西夏有大军几十万,在原本时间线,应对宋军的攻打甚至发动了将近四十万的兵力。在面临外敌入侵的时候,内患消耗再严重,西夏也会合力对抗外敌。

    如此强横的兵马,杨云想要鲸吞土地成功的几率很小。好在这方世界,是有武功存在的世界,武功达到最高境界,虽然还无法震慑一国,但也足以影响一些国运消长。

    正是有着这样的想法,他才会应邀前来,准备围杀李秋水。

    “掌门师侄!这次清理门户,对付李秋水这个贱人,你可万不能手下留情。这个贱人当年害了无崖子师兄,罪大恶极,只有杀了她,无崖子师兄才能瞑目!”

    巫行云说起李秋水的时候,还是一脸的恨意。她和李秋水恩怨纠缠这么多年,相互交手,本来没有致对方于死地的念头。

    但李秋水实在是太过分了,还害的无崖子因此而死。只有杀了她,才能消解自己的心头之恨。

    “师伯放心,你我两人联手,一定能擒杀李秋水,清理我逍遥派的门户!”

    杨云没什么说的,看了一眼西夏王宫的地形图,就闭目养神,开始做好突袭的准备。

    月凉如水,冷风吹动。

    西夏王宫内宫殿起伏,亭台楼阁相连
>>本章未完,继续下章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