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三一六章 黄岩骗局

2019-05-20 | 1718字
    齐宁声称至少可以为楚国运输队争取五天的时间,这着实让申屠罗有些诧异。

    申屠罗分兵在淮水游弋,就是提防楚国人找空子输送粮食,而且他早就打探清楚,输送给秦淮军团的粮食就在会泽城,这是板上钉钉的事情,也正因如此,他一直都派人盯住会泽城的动静。

    只要会泽城运粮出城,那么船队 便会立刻做好防备。

    知己知彼,百战不殆,这是兵家常理,申屠罗自然不会不知道,是以对于楚国的状况,他调查的也很清楚。

    经过上一次的秦淮大战,楚国耗损巨大,国库空虚,申屠罗甚至已经知道,正是因为抄没了淮南王府以及从东海查抄了大量的财物,这才让楚国的国库恢复了一些元气,也才能够筹备了不少粮秣。

    会泽城的粮仓,那已经是楚国花了大气力储备起来,申屠罗知道以楚国目前的状况,再想筹集到更多的粮食已经是千难万难,所以眼睛始终盯着会泽城,而他的船队,也就一直守在会泽城这一线。

    派出鲁铮前往淮水上游,无非是做到万无一失,提防楚国以会泽城吸引东齐水师的注意力, 却从上游凑粮偷运,虽然知道楚国也拿不出太多的粮食来,但申屠罗却是希望一粒粮食也不要被送到对岸。

    东齐水师以申屠罗这支队伍为主力,坐镇在淮水中心,鲁铮虽然活动的区域在上游,可是申屠罗却一直保持着与鲁铮那边的联系。

    为了保持联络,申屠罗专门令人训练了信鸽,每隔三日,申屠罗就会放鸽子出去,并不需要带任何信函,鲁铮那边只要瞧见鸽子,便知道一切平安无事,而鸽子返回来,也代表着鲁铮那边一切顺利。

    申屠罗领部下登岸,却并不担心会泽城就能够顺利运粮,鲁铮那边三天没有看到信鸽,必然会顺江而下,最迟两三天,就能赶到会泽城前方一带,楚国要运粮,三天时间绝对不够,运到一半,鲁铮的船队若是出现,定会将粮队一举击溃。

    但齐宁此刻却是信心满满,让申屠罗很是狐疑。

    “大都督是在奇怪为何会有五天的时间?”齐宁笑道:“其实这还不算太长,如果鲁铮迟迟没有察觉,时间还会更长。”

    “你什么意思?”

    “其实告诉大都督也无妨。”齐宁道:“大都督可知道淮水上游有一处叫做黄岩渡?”

    “黄岩渡?”申屠罗更显狐疑之色,黄岩渡他自然是知道,在淮水上游,距离自己撤离的地方有两天的路途,只是却不明白齐宁此时为何会提到黄岩渡。

    齐宁微笑道:“我已经派人前往凉城,告知那边组织人手往黄岩渡运粮。”

    “往黄岩渡运粮?”申屠罗冷笑一声:“除了会泽城粮仓,你们哪里还有什么粮食运到黄岩渡?就算有粮食,难道你不知道,鲁铮的船队,一直都盯着那里。”

    “黄岩渡是淮水沿线比较狭窄之地,过江所耗费的时间也是最短,鲁铮盯住那里,自然是理所当然。”齐宁含笑道:“大都督,如果凉城那边组织人力往黄岩渡运送大批粮草,不知道鲁铮是否会死盯不放?”

    申屠罗冷哼一声,可 心下却更是狐疑,心想且不说你们楚国也没有其他多余的粮草可以往黄岩渡运过去,即使真的暗地里凑出粮草来,又怎可能往黄岩渡运送过去?鲁铮在上游游弋,最为戒备的地方就在黄岩渡,想从黄岩渡运粮过江,岂不是痴人说梦?

    猛然之间,申屠罗身体一震,似乎明白了什么,口中吐出两个字:“假粮!”

    “大都督就是大都督!”齐宁笑道:“一言中的。凉城运过去的粮草,袋子里全都是杂草和砖块,从外面自然看不出破绽,鲁铮看到黄岩渡的动静,自然会死死盯着,即使没有看到信鸽,也未必敢轻易离开,他总不会轻易让出黄岩渡,让我们顺顺利利将粮食运过去?等到他反应过来,我这边的粮食早已经运了过去。”

    申屠罗深吸一口气,想不到齐宁竟是如此狡诈。

    他知道齐宁说的并没有错,黄岩渡那边如果佯装要运粮,鲁铮必然会死死盯住,只等着粮食渡江便会发起攻击,他知道以鲁铮的性格,绝不可能弃儿不顾。

    “大都督应该明白我为何会告诉你这些。”齐宁叹道:“粮食过江,秦淮军团的困境立时可解,我知道大都督想要复国,可是你们已经没有机会。国都被破,只靠濮阳那区区兵马,何谈复国?令狐煦虽然可以治国,但治军的才能实在是不值一提,齐军眼下还能在濮阳苟安,可是最终难免覆灭的结局。”

    申屠罗笑道:“就算最终全军覆没,太子殿下也会带着我大齐将士战至最后一刻!”

    “太子殿下?”齐宁轻笑一声,反问道:“段韶带着兵士前往濮阳,别人不知,可是大都督心里很清楚,那只是痴人说梦,他们无粮可食,淮水北岸荒无人迹,根本找不到给养,最多三天,那支残兵就会烟消云散。至若段韶,也根本不可能抵达濮阳,大都督莫忘记,那些飞蝉密忍可还在段韶身边,而段韶却根本不知道他们已经投靠了我大楚!”

    申屠罗瞳孔收缩。

    
>>本章未完,继续下章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