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35章 棺材

2018-02-12 | 4517字
    周日,清晨,离中考和鬼索命就剩最后七天了。

    上午,杨羽还是先去菜地了,这片菜地才是他的心血啊,以后能否在这里当土皇帝,就靠这片菜地了。杨羽不能不用心啊。

    不过,看着菜地的苗子一点点长大,杨羽的心里也是热腾腾的,就像自己的孩子一样。等中考后,进趟城,跟谢天石商量商量细节,就能开始挣钱了。不过杨羽还是挺担心二妹的,不知道她如何了,是否混进了康源集团。

    “杨羽,你怎么承包了这么多地种菜啊,怎么运出去啊。”刘寡妇不知何时冒了出来,这中间,有块地还是她的。

    “刘阿姨啊。”杨羽抬头一看,是刘寡妇,便回道:“还能怎么运啊,人工呗。以后可能还要麻烦刘阿姨呢。”

    “没问题呢。你的老相好来找你了,我先走了。”刘寡妇见有人朝这边走来,认出那是李书记的大女儿李若兰,便识趣的走了。

    杨羽自然也看见了,可是听刘寡妇说‘我的老相好’时,还是吓了一跳,难不成刘寡妇知道我跟兰姐偷腥不成?

    幸好刘寡妇不是多嘴的人。

    “你怎么跑这来了?”杨羽喊道,兰姐找自己肯定有事了。

    “还不是为了你。”李若兰虽然小时候也老干农活,可后来上大学,毕业呆上海后,就不怎么干了,所以这一路上爬过来见她那是气喘吁吁啊。

    “我早就听说你承包了桃花源,原来是种菜啊,看这面积,你这是要批发啊,卖得出去吗?”李若兰是第一次来这片菜园子。

    自从杨羽这里种了菜,远远的望过来,就是一片绿油油的。

    风景甚好。

    李若兰是聪明的娃子,一眼就看穿了杨羽的规划,可和所有人一样的担心是,这些菜远在五座山里的大山村,别说菜了,连人去县城都麻烦得很,这菜又怎么运出去又怎么卖出去呢?

    “我自有办法。”杨羽自然不能把谢天石的渠道,秦爷的仁助,还有这小河的秘密告诉任何人,能封住刘寡妇的嘴就已经很不容易了,要是被村长和村干部们知道,哪怕这块地已经被承包下来了,日子也不会那么顺。

    “找我不会是来参观菜园子的吧?”杨羽打趣道。

    “切!我大清早就帮你打听那个人了。”李若兰已经喘过了气。

    “快说,有没什么线索?”杨羽急啊,一周内不解开这个水鬼之谜,也许杨琳真的会有大难啊。

    “他是个疯子。”李若兰先说了重点中的重点。

    “疯子?”杨羽皱紧了眉头。

    李若兰开始介绍此人的生平事迹。

    前村长赵伟隔壁那户人家住的人叫赵子削,虽然年龄比村长小几岁,但是辈分却比村长大,村长叫了他得叫叔叔,当然赵氏家族里那已经是五六代后的关系了,所以,理论上,连表叔都算不上。

    赵子削原来有一个老婆,可惜死了,没有孩子。跟前村长赵伟因为都是赵氏后人,辈分又高,又是隔壁邻居,关系自然很铁,可是,五年前,他疯了,就在前村长被鬼上身后,也疯了。

    每天胡言乱语,说着些没人听得懂的话。

    对这种疯子,人人都是躲着的,所以一直以来都是独居,赵苏或赵氏其他人偶尔会送些饭菜。虽然疯疯癫癫,但自己还能照顾自己。

    赵子削是棺材子,说白了,就是做棺材的。

    这村里的棺材基本有一半是他做的,这也不知道算不算一门手艺。赵子削的棺材做得很好,很牢固,这在村里是出了名的。

    赵子削白天基本上都在赵氏祠堂里做棺材,尤其这两年,村里死的人多,他的生意还挺好。

    就是太疯癫,有精神病,再加上又是做棺材的,天天在那种阴森的祠堂里,所以很少有朋友。

    “这么说来,最近跟踪我,背后偷窥我的人应该就是他了。”杨羽嘀咕着,心想着:如果是个疯子,那躲在门缝后面偷窥我这样的陌生人也是情有可原的,也许昨晚遇见也只是巧合,那按理,似乎此人跟案子没有关系啊。

    “该查的都查了,有什么发现吗?为什么要查他呢?”李若兰很不解啊,赵子削看起来跟水鬼之案毫无关系啊。

    “一个会做棺材的疯子?”杨羽思索着。

    片刻之后。

    杨羽说道:“下午我们去赵氏祠堂看看。”

    “啊?那种地方?我才不去呢,那里是棺材,又那么荒凉的地方,很恐怖的。”李若兰才不愿去那种地方呢。

    棺材,隔绝了生和死。

    所以,大家都害怕棺材。

    其实,棺材反而是死后唯一一个安宁的家,也许,也只有死后,才能如此安宁吧。

    “白天怕什么?何况有我呢,就这么说定了。”杨羽很大男人主义,虽然大部分时间是表现在床上。李若兰也只好听她的,她真的天不怕地不怕,唯独怕棺材。

    “愣着干嘛,来了就帮我松土干活吧,我去看看水源。”杨羽哈哈说道。

    李若兰白了他
>>本章未完,继续下章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