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00章 不羁的心

2018-02-12 | 5300字
    "爸,你怎么又还没睡?"秦淑和又端了杯热牛奶去了老爸秦龙房间,秦龙钻在被窝里,还戴着老花镜,还在看着商务报纸。

    “还不是为酒店的事操心吗,哎,短短两周的时间,就抢了我们三分之一的客人,来势凶猛啊。”秦龙忧心忡忡啊,奋斗了一辈子,本以为安享晚年的时候,竟然杀出个陈咬金,直接威胁到了自己拼搏了一辈子的事业,怎能不担心?

    “爸,这酒店的事还是我来管吧,你就安心的去钓钓鱼,爬爬山就可以了。”秦淑和穿了睡衣,那睡衣高端大气,而且是量身定制的,用了对皮肤最好的布料,那样子就是个贵美人。

    秦淑和是天生上层社会的人,跟任何人站在一起,气质,气度,气场,都完不一样,这种高贵是从骨子里散发出来了,跟乡村的那些村妇们,尤其是那些饥渴的村妇们,形成了鲜明的对比。

    “你社会经验还不足,跟那些老油条玩,还玩不过啊,老爸还想等你嫁人了,才安心交给你呢,呵呵。”秦爷笑着,只要见到女儿他就开心,秦淑和是他生命的部。

    “爸,我才不嫁人呢,女儿永远跟你一起。”秦淑和撒娇着。

    “有空要不我们请杨羽来家里吃饭,你可以跟他出去看看电影,喝个茶,逛个街什么。”秦龙这话已经说得很直接了。

    “爸,说什么呢。”秦淑和见老爸又提杨羽,就有点不耐烦了。

    “怎么?你不喜欢杨羽?他又高又帅,人又好,我看行。”秦爷是很重杨羽的,这女儿的婚姻他确实担忧。

    “这东西要看缘分的,而且要看感觉,我跟他不来电。”秦淑和说的是实话,跟杨羽之间总感觉有层隔阂,有层纱布,连聊天都很难放进心去。

    秦淑和和杨羽都知道,那层隔阂,叫做阶级代沟。

    杨羽是总算从白雪那个狼窝里逃出来了,这玉嫂说的话越来越真了,这浴女河就跟春药河一样,长期吃着这里水的女人们各个都是饥渴难耐啊。

    到家时,其他人自然已经部睡了。

    杨羽准备去厕所刷个牙洗个脸就准备睡觉,刚到厕所门口,就听见流水声,杨羽一下子敏感起来,这流水声就跟昨晚晓丹出事时的声音一模一样。

    杨羽啥也没想,直接推了进去,突然,什么声音都没了,杨羽看了看水龙头,好好的关着。

    难道是我幻听了?杨羽嘀咕着,便准备刷牙。

    镜子。

    镜子里映衬着杨羽的身影,还哼起了歌,扭着身子,然后杨羽喝了一口水,抬头漱口,就在杨羽低头准备吐出来的时候,突然。

    突然,杨羽的余光透过镜子看见自己背后有人女人的身影。

    那女人身影像飘在那里一样,白衣服,披散着头发,又是遮掩住了脸。

    杨羽顿时惊了一跳,等再次看镜子时,已经没有了。

    一滴冷汗顺着太阳穴而下。

    杨羽深深咽了一口气,难道我看眼光了?杨羽悄悄转过身子,厕所里安安静静,只剩下杨羽的心跳和呼吸声。

    杨羽看了好一会儿,确定没人,才转回去,继续漱口。

    可就在杨羽低头吐水的时候,突然,杨羽又感觉到了背后一股寒意,这种感觉,就跟当初游在水库时的感觉一模一样,这种感觉杨羽再熟悉不过了。

    杨羽这次,有点怕了。

    那次,怎么游也游不出那个水库,差点就筋疲力竭淹死在里面。

    背后真的有人吗?是那个水鬼吗?

    杨羽已经汗流浃背,竟然不敢抬头,也不敢转身,就这样对峙着。冷汗顺着额头而下,那种恐怖的感觉已经压得杨羽喘不过气来。

    这世上不可能有鬼!杨羽一直在心里给自己打气,一直尝试说服自己,可是,可是,杨羽还是恐惧,背后分明就站了一个女人。

    杨羽已经能想象出她的样子,披散着头发,遮住了脸,双手双脚瘦如柴,悬挂在那里,好像没有关节没有筋一样,就这样一动不动得站在自己后面。

    突然,吱的一声,厕所的门被打开了。

    一股寒风袭来,杨羽打了冷颤。

    “杨老师?”

    杨羽急忙站直了身,转头瞧去,只见韩清芳正站在门口,正楚楚动人的看着自己。杨羽又急忙打量了下厕所里,安安静静,没有任何其他脏东西的影子,那股感觉也消失了。

    “杨老师你怎么了?怎么惊魂未定的,见鬼了吗?”韩清芳还没见过杨老师这种表情。

    杨羽再次深深咽了口气,擦去了额头的冷汗,勉强挤出一丝微笑,说道:“你刚才进来的时候,有没看见什么东西?”

    “东西?什么东西?”韩清芳一脸疑惑,摸了摸脑门,不解的问:“杨老师,怎么了?”

    “没事,没事。”杨羽勉强装着镇定,又笑着说道:“你来尿尿的?杨老师洗脸呢,你来尿吧。”

    “嗯。”韩清芳确实是来尿尿的,不过,她心里还有其他想法倒是真的。

    当着杨羽的面尿
>>本章未完,继续下章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