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千一百一十二章 一刀

2019-05-11 | 1859字
    PS:感谢书友想听故事一万起点币的打赏

    方林郡长河派外的一片山林中,九凤剑宗数百名精锐都汇聚在此。

    所有九凤剑宗的武者都感觉很新奇。

    像是九凤剑宗这样的宗门,在崛起的过程中肯定会遇上门派厮杀纷争这样的事情,他们其实也都习惯了。

    但像是现在这般,就这么什么准备都没有直接打上门去,他们还真是第一次遇到,可以说是简单粗暴到了极致,这让他们都有些不适应。

    林凤舞就站在楚休的身后,她对楚休倒是很有信心的。

    自从上次在帝罗山脉中,见到楚休那一瞬间秒杀五名真丹境武者的威势,林凤舞便对楚休极有信心。

    而赵良玉则是站在林凤舞的身旁,一脸警惕的看着楚休。

    直觉告诉他,楚休不是什么好人。

    哪怕他现在是在帮九凤剑宗解决麻烦,但实际上他也是在心怀鬼胎,自有算计。

    “林宗主,可否帮我讲解一下这长河派的大概资料?”楚休对一旁的林涯梓道。

    林涯梓点了点头道:“差点忘了,动手之前,的确是应该把对手的资料跟楚兄弟你说一声,知己知彼,百战不殆嘛。”

    楚休摇摇头道:“我不是这个意思,只不过我想要知道,被我杀的,究竟是什么人而以。”

    林涯梓被噎了一下,不过他还是咳嗽了一声道:“长河派的来历其实跟我九凤剑宗很像,我九凤剑宗的先祖来自北域的玄天镜,而长河派的掌门方长河则是来自南域的战武神宗,对方也是南域的顶尖大势力。

    据说方长河好像是因为在战武神宗内得罪了什么大人物,说了什么不该说的话,被驱逐出去的。

    此人刚刚来到方林郡安家落户时,还曾经求到过我九凤剑宗的头上,没想到现在,却是忘恩负义,竟然还想杀我的女儿!”

    楚休没有去管林涯梓的愤慨,他只是摸了摸下巴,感觉大罗天这帮人,做事的确是有些奇葩的。

    貌似那些顶尖大派对于自家犯错的弟子,从来都不赶尽杀绝,甚至都没有收回他们的武功,只是单纯的逐出宗门就算了。

    他们这般做,难不成还想要留下一丝香火情吗?就不怕弟子心生怨恨,日后暗中报复?

    反正楚休是不会做出这种后患无穷的事情来的,下界其他宗门有些虽然也不会赶尽杀绝,但却会收回他们的武功,而这大罗天,做法倒是另类。

    没有去管那么多,楚休一挥手,直接带着人向着长河派行去。

    林涯梓是接手了他父亲的九凤剑宗,而长河派这为方长河可是靠着自己一人之力,白手起家,这才打下了长河派这么一番基业的,从这点便能够看出来方长河的能力,绝对要比林涯梓强多了。

    长河派内,方长河正亲自教导着门下的弟子武技。

    其实方长河并不会剑法,他擅长的乃是拳法和掌法,同样他也没有去转学剑法的打算。

    这次他们三家联合起来谋夺剑典,其实对于他来说是可有可无的,但他还是答应了,原因很简单,剑法他可以不要,但另外两家的好处,他却是要收的。

    至于早些年他跟林涯梓之间的那些交情,在这些好处面前算个屁?大不了等动手的时候,自己别下手那么狠就是了。

    九凤剑宗的实力早些年其实还是可以的,可惜自从林涯梓的父亲故去之后,九凤剑宗便一年不如一年了。

    自己实力不济守不住东西,那可就不能怪别人贪心了。

    就在这时,一名弟子略微有些慌乱的跑进来道:“掌门,九凤剑宗的人打上门来了!”

    方长河的眉头一挑,略微有些诧异道:“林涯梓还有这胆子?我倒是小看他了,走,出去看一看,究竟是什么给了林涯梓主动出手的勇气。”

    不是方长河自大,而是他是真没把林涯梓放在眼中。

    他是南域大派战武神宗出身的武者,那怕现在他已经被逐出宗门了,但一身的武功却是还在的。

    像他这种顶尖大派出身的弟子,所受到的教导和资源根本就不是林涯梓这样的武者能比的。

    虽然说九凤剑宗也能追溯到北域大派玄天镜中,但那都是几百年前的事情了,跟现在的林涯梓可没有任何关系。

    等方长河带着人走出去之后,看到九凤剑宗的精锐都在,他冷笑了一声道:“林涯梓,摆出这么大的阵仗给谁看呢?你该不会真的以为就凭这点力量,就能够覆灭我长河派吧?”

    林涯梓怒声道:“方长河!昔日你来我方林郡时,我可没有亏待你,在你长河派刚刚建立时,可还给过你不少的资源帮助,现在你就是这么回报我的?”

    方长河淡淡道:“滴水之恩当涌泉相报这是没错,但林涯梓,做人不要太贪,也不要把别人都当成是傻子!

    昔日你九凤剑宗得罪了数个大派,危在旦夕,正好我出现,你弄一些小恩小惠便拿我当挡箭牌,这些我都知道,但我却什么都没说,那些人,我都帮你挡下来了。

    
>>本章未完,继续下章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