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千零四十七章 第一个

2019-04-09 | 1856字
    在拉仇恨这方面,楚休还算是比较有天赋的。

    就好像现在一般,他只要站出来,立刻就会成为众人集火的目标。

    当然这也正好是楚休所需要的。

    五人齐齐攻来,楚休却是不管不顾,先行向着云梦子杀来。

    看到楚休的动作,云梦子简直要郁闷的再次吐血。

    方才楚休便是冲着他而来的,现在这么多人一起出手,他明明是落在最后的,为什么专门打他?

    楚休的力量云梦子已经体验到了,他也不想再体验一次了。

    横剑身前,云梦子手捏道印,刹那之间道蕴符文在自己身前绽放着。

    真武教的陆长流手中拂尘一挥,精纯至极的天地元气被他结印到拂尘当中,向着楚休缠绕而来。

    他那柄拂尘可是昔日宁玄机留下来的,道蕴自生,那牵引而来的天地之力精纯至极,好像是这方天地本身在束缚着楚休一般。

    与此同时,韩九思的身形紧随其后,一个个道纹在他手中飞快的刻画而出,盘旋在他的周身。

    韩九思手中如同怀抱日月一般,清浊两股力量在他身前凝聚。

    天地烘炉,阴阳造化。

    两极之力在他怀中达到一个极其微妙的平衡,随着道纹之力大盛,韩九思向着楚休一印砸落,那天地阴阳之力所凝聚出的巨大洪炉也是直奔楚休而来,内蕴的力量简直让人心惊不已。

    陆长流和韩九思都是真武教之人,此时配合的倒是极其的默契。

    陆长流为人性格温吞,属于那种江湖闻名的老好人,甚至就连他的武道攻击力都不算太强,相反在一旁辅助出手却是有着奇效。

    而在韩九思那个时代,哪怕就算是道门攻击性也是十分强烈的,所以韩九思为人也是更加的激进。

    但此时两人联手,自身的武道却是相辅相成,那股威势也是让人震惊不已。

    紧随其后,赵元丰一指落下,指劲穿透虚空,无形无质,但却让周围的空气都发出了一声剧烈的音爆之声。

    破浪指,分水破浪,这一招若是在海中施展,足以震荡数里的海浪。

    赵家那名长老也是一掌落下,掌力幻化无边巨浪,威势浩然无比。

    一次性同这么多真火炼神境的同阶武者交手,楚休也是第一次。

    其实这种围攻要比单独面对一名比自己实力更强的武者压力还要大。

    原因很简单,单独面对一人时,哪怕你是要血拼到底,你的精力也只需要面对一人。

    但是面对多人的围攻,精力却是也难免分散,特别是围攻你的这些人,实力也都不算弱,任何一个地方疏忽了,都有可能导致败局。

    不过面对这种情况,楚休的破局之法也是很简单。

    人数既然多,那自己就多杀几个,杀到人少为止!

    楚休周身内力真火在极具的燃烧着,同时那其中还夹杂着黑色的灭世之火。

    强大的力量骤然爆发,犹如附骨之蛆一般的灭世之火在挣脱了陆长流的束缚之后,竟然沿着他出手的真气轨迹,向着他那拂尘,甚至是他自身感染而来。

    灭世之火这种属性的力量可以说是邪异无比,起码陆长流是不想沾染上的。

    所以他的身形开始后撤,周身道蕴爆发,抵御这那灭世之火。

    邪月刀被楚休握在手中,一刀斩落,扭曲的血月刹那之间变成了一条锋锐至极的血线,撕裂切割着一切。

    破字决的刀意斩出,眼前的一切几乎都被斩成了两截。

    空间被分割,时间被撕裂,那天地阴阳之力形成的巨大洪炉原本极其的狂暴和不稳定,只要上面韩九思所布下的道纹消融,立刻就会爆裂。

    但在楚休那破字决的一刀之下,天地洪炉被整齐的分割成了两半。

    天归天,地归地,阴归阴,阳归阳。

    那股力量好似从来都没有存在过一般,转瞬间便已经消散在了这天地之间。

    然而楚休那破字决的一刀却是毫不停留,竟然仍旧向着韩九思斩来。

    一柄刻画着符文的道剑被韩九思拿在手中,顷刻之间,九九八十一道符文被他以长剑迅捷的点出,其速度之快,甚至堪比五大剑派的那些剑修强者。

    但是,仍旧无用!

    在楚休的破字决刀意之下,那一刀之威简直无坚不摧。

    九九八十一道符文的瞬息间布下,但却瞬息间便被楚休所斩碎!

    就在这时,炙热的纯阳剑光落下,被楚休放弃成为目标的云梦子及时出手,拦在了韩九思的面前。

    一整爆裂巨响传来,云梦子终于帮着韩九思拦下了楚休这一刀,但之前他那便已经出现了缺口的神兵道剑,却是在楚休的破字决刀意之下,彻底断成了两截。

    韩九思心有余悸的看了一眼云梦子,低声道:“多谢。”

    云梦子的面色有些复杂,他望向楚休,语气当中带着说不出来的复杂神色道:“我们,失算了。”

    
>>本章未完,继续下章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