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千零四章 真正的大悲赋

2019-03-18 | 1850字
    天门神将在大部分的人眼中都是神秘而又强大的。

    而且对于大部分的人来说,未知的存在,才是最为恐惧的,所以江湖上对于天门的人,都是十分的忌惮。

    但今天楚休一拳将林苍龙给轰飞,这也让其他人貌似想到了什么。

    所谓的天门神将,貌似也不过如此啊。

    对于天门神将他们很陌生,但对于楚休,他们却是熟悉的很。

    眼看林苍龙这位传说中的天门神将就这么败在楚休的手中,这层忌惮和敬畏早就已经消失的无影无踪了。

    此时林苍龙挣扎着从山峰当中爬出来,强忍着没有吐出鲜血来。

    单纯在肉身力量上,楚休已经胜过他太多了。

    “况邪月!你到底好没好?”

    随着林苍龙那一句话喝出,况邪月那边,一轮血色的弯月已经腾空而起,刹那之间,无数力量都被吸引到其中,好似在这漆黑的原始魔窟内,浮现出了一轮血月一般。

    然而此时况邪月的状态则更是邪异。

    他周身都笼罩在一层血色的浓雾当中,在他的丹田内,竟然微微绽放着血芒,仔细看去,那竟然是一柄好似圆月一般的弯刀。

    天门武者每一个人所修炼的功法都不一样。

    在他们还没有成为天门神将时,他们便会用自己在秘境中试炼时,所得到的任务奖励去兑换各种各样的上古功法。

    所以你今后究竟会有什么成就,完全都是要看你自己的。

    况邪月本来的名字并不叫况邪月,他这个名字其实是来源于一柄上古凶兵,邪月刀。

    这柄上古凶兵据说乃是上古时期一位魔道巨擎的兵刃,沾染了无数鲜血与杀戮,寻常人根本就无法动用,所以想要兑换邪月刀的代价却是要比寻常神兵都要低。

    但况邪月的脑子一直就不正常,在他还不是九大神将时,他竟然便兑换出来了这邪月刀,将其用秘法血炼,放入自己的丹田之内,用自身血肉来喂养这柄魔兵。

    这种举动简直堪称是疯狂,因为一个弄不好就会导致自身反噬的,这种魔兵可不会认主,也不会管你是谁。

    况邪月便相当于是怀揣这么一个随时都会要了自己性命的定时炸弹活了这么多年,所以在天门九大神将中,虽然有很多人都看况邪月不爽,但真跟他翻脸的,还真没几个。

    毕竟大家都知道他的底细,没有几个人愿意跟这种疯子一般计较。

    手托血月,况邪月的双目甚至都被已经被血色染红。

    “想要将我留在这里?这简直比做梦还要荒谬!

    之前杀了你,我是扼杀了一个魔道一脉的天才,但现在杀了你,我可是扼杀一个未来的魔道巨擘!

    这种成就感,可是要比之前更痛快!”

    随着况邪月的话音落下,他周身血雾升腾的更加剧烈,那些都是他自己的精血所化!

    巨大的血月向着楚休砸来,所过之处,天地之间的一切都开始扭曲着。

    那血月当中仿佛能够扭曲吸取任何东西一般,甚至还能够将其转化成自己的力量。

    当那血月砸向楚休之后,等来到楚休身前时,那血月却是已经暴涨了一大圈。

    看到况邪月终于出手的这一幕,林苍龙松了一口气,不过神经却是绷的更紧了,他怕况邪月疯的更厉害。

    在天门九大神将中,况邪月的实力并不算是最强的,起码林苍龙认为自己正常时候,就完全可以吊打况邪月。

    但是,这个前提是他能够吊打正常的况邪月,但却敌不过发疯的况邪月。

    这厮疯起来简直就是不拿自己当人,动辄便是拼命,没人愿意跟这种状态的况邪月交手,他愿意拼命,其他人却是不愿意拼命。

    邪月刀被封禁在况邪月的丹田之内,这柄魔刀本来就在影响着况邪月的精神,此时一旦动用,就连他自己都控制不住自己。

    而此时眼看着那一轮血月砸来,就连楚休都不得不承认,他貌似还是有些小看这些天门的神将了。

    对方几乎都有着压箱底的实力和底牌,一旦搏命,这种威势也足够让楚休重视。

    当然,这也仅仅只是重视而已,对方还没有让自己拼命的资格。

    迎着一轮血月,楚休双手结印,刹那之间,天哭血雨降临。

    不知道是不是身在这原始魔窟中的原因,这一次楚休动用天地交征魔恸天哭大悲咒时,所引起的异象却是极其的惊人。

    天空的暗河开始被撕裂,一阵阵鬼神哭嚎之声响彻在天地当中。

    那暗河虽然被撕裂,但却并没有像之间那样,有着河水倒灌而出,那些暗河中黑色河水竟然形成了一个数百丈高的巨大的魔神,从半空中探下半个身子来,将那一轮血月抱在怀中!

    在冥冥当中,楚休甚至感觉到了一股仿若魔神的低语声在呢喃着。

    他的眼前闪过了一幅幅奇诡无比的景象,冤魂恶鬼,上古魔神,踏入魔道的武者,生出了心魔佛陀,还有各种
>>本章未完,继续下章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