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九百九十二章 独孤唯我的痕迹(第六更)

2019-03-14 | 1876字
子,虽然面色狰狞,但众人却是能够依稀看出来,正是那四名魔道散修的模样!

    这一下众人顿时便明白了,这邪异的大树上这么多的果子,竟然都是昔日进来此地的武者,这东西,是要吃人的!

    这时纯阳道门一名老道士冷哼了一声:“邪魔外道的东西,留在这里害人!”

    话音落下,那老道士一掌拍出,强大炙热的纯阳罡气落下,直奔那邪异大树而去。

    在场的众多魔道武者看向那老道士的目光都有些不善。

    邪魔外道说谁呢?当着这么多魔道武者的面还说什么邪魔外道,挑衅是不是?

    只不过眼下凌云子这位天地通玄境界的至强者也在,所以众人这才没人说什么。

    炙热的纯阳罡气瞬间便将邪异的大树所点燃,那其中竟然传来了一阵阵哭嚎之声,十分的诡异。

    半晌之后,那足有数丈高的大树此时已经剩下一个树根了,但在纯阳罡气中却是怎么灼烧都不断,甚至那老道士一道剑罡砍过去都没能奈何。

    众人也没有多在意,不过就在这时,陆江河却是轻咦了一声,向着那树根所在的地方走去。

    陆江河将那地方的土地掀开,忽然道:“教主来过这里!”

    楚休走过去道:“你确定?怎么看出来的?”

    陆江河指着那下面略微有些发黑的土地道:“这是教主无天魔掌所造成的痕迹,这式武技是教主早些时候所用的,后来便已经不再动用,整个圣教便只有教主和无心魔尊会,后者也是教主所传授的。

    据我所知,无心魔尊并没有进入过这原始魔窟,那这一掌便只能是教主所留下的了。”

    说着,陆江河脚步一踏,周围顿时碎石纷飞,一层层的泥土被掀开,出现在众人眼前却是一座几十丈大小的巨大掌印。

    而且那邪异大树的根部,便在那掌印的中间。

    很显然,昔日独孤唯我也曾经路过这里,并且看到这东西可能有些不爽,所以便给了它一掌。

    只不过这邪异的大树也不知道是什么鬼东西,硬生生受了独孤唯我一掌竟然也还能够存活,靠着一个树根便又成长为了这幅模样。

    看到独孤唯我所留下的痕迹,楚休的眼睛却是顿时一亮。

    沿着独孤唯我所留下的痕迹,或许能够找到一些好东西,这里的地形虽然是在不断变换的,但是像独孤唯我这等强者出手所留下的痕迹,却是会烙印在这地下,这些东西却是无法抹去的。

    “继续挖土,找昔日独孤唯我所留下的印记。”

    陆江河一听这话顿时大为不满,他堂堂血魔堂的堂主,昔日也是昆仑魔教的大人物,你楚休现在竟然让我当土夫子?

    不过在楚休的目光逼视之下,陆江河也只得继续挖,不得不说,血神魔功这种范围极大的功法在挖土上面的效果可不是一般的好。

    一丝丝血线缠绕在陆江河的周围,延伸进泥土当中,掀起大股的土块尘埃。

    数百年地形变幻,但像昔日独孤唯我这种级别的强者,哪怕他们丝毫没有动作,但天地元气却是已经不由自主的缭绕在他们身边。

    就好像现在的商天良一样,他所走过的路,力量甚至都已经渗入脚下数丈的距离,这不是刻意为之,而是自己的精神力下意识的让力量下探,查看地下有没有危险。

    现在虽然看不出来什么,不过经过数百年的尘埃积累,则是会十分的明显。

    果然,随着大块的土层被翻出来,一个个脚印也是随之浮现,楚休等人立刻按照那脚印的方向前行过去。

    在场一些武者看到楚休他们的动作,有些人不理解楚休他们是在干什么,便直接转身离开,向着另一个方向寻找。

    现在跟着楚休,哪怕是真看到了好东西,他们也是抢不过楚休等人的,前方虽然凶险未卜,但起码还有机会不是。

    当然像是大光明寺和纯阳道门等势力,他们仍旧是吊在楚休等人的身后,他们的目的可从来都不是什么夺宝,而是阻止楚休等人夺宝。

    寻常的东西也就罢了,像是那种能够影响正魔两道力量变化的大凶之物,他们是绝对不能让魔道一脉的人得到的。

    就好像是独孤唯我的听春雨一样,江湖上已经有了一柄沾满了鲜血的魔刀,现在它随着独孤唯我消失,正道宗门的人可不希望再出现一柄。

    。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