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九百八十二章 小楼一夜听春雨

2019-03-11 | 1854字
    PS:感谢书友牧星尘一万起点币的打赏。

    昔日昆仑魔教究竟经历过多少次正魔大战,这点甚至就连陆江河都记不清了。

    以前楚休在跟陆江河闲聊时,陆江河曾经说过,反正自从他加入昆仑魔教开始,就一直都是杀杀杀。

    最开始的时候是独孤唯我带着他们一起杀,到了最后,四大魔尊每个人都有着单独覆灭一个顶尖势力的威能。

    再后来,杀着杀着,那些敢抵抗的已经差不多被杀光了,剩下的,要么低调隐忍,要么屈膝臣服,昆仑魔教才真正算是江湖霸主,魔焰滔天。

    眼前这幅场景有着独孤唯我,还有着四大魔尊在,很显然是昆仑魔教早期的一场大战,可以说是对血红提的器灵造成了很大的影响,所以才会被它保存到现在。

    此时那场中的厮杀仍旧在继续,但双方领头的武者却都没有出手。

    终于,正道联盟那边忍不住了,十余名武者纷纷向着独孤唯我袭来,一瞬间,佛光、道蕴、剑气,各种各样的力量挥洒在这方天地之间,那股力量看得人心惊不已,甚至都已经到了影响天象的地步,刹那之间,宛若天崩地裂的末世一般,让人以为这幅场景便是上古大劫。

    现在楚休是以血红提器灵视角来观看的,虽然他也能够感觉到一丝飘渺的气势,但器灵毕竟是器灵,他是无法理解人族武者的实力境界。

    但是楚休猜测,有资格对独孤唯我动手的,应该都是达到了天地通玄境界的存在。

    十余名天地通玄境界的存在,放在现在的江湖上,差不多就是全部最为顶尖的至尊强者了。

    就在楚休想要看着独孤唯我究竟怎么才能破局时,独孤唯我却是已经出刀了。

    听春雨在他周身盘旋着,带起一股悦耳的刀鸣之声。

    下一刻,闪耀着血红色月芒的弯刀已经斩出,甚至是直接脱手而去。

    刹那之间,阴云魔气遮天蔽日,天象俱暗,只有一轮血色弯月横空,那赫然就是听春雨所带来的刀芒!

    下一刻,月轮坠落,撕裂了眼前的一切。

    佛光寂灭,道蕴崩裂,剑气消散。

    兵器碎片跟战甲混杂着鲜血洒落,半空中一滴滴的血雨降临,落在地上,竟然出发出了一声声脆响来。

    刀吟颤抖,带着血芒回到独孤唯我的手中,一滴鲜血沿着刀身落下,发出一声轻响来,这一刻,楚休总算是明白了,为何这把刀要叫小楼一夜听春雨!

    独孤唯我出刀之前,楚休曾经幻想过独孤唯我到底应该怎么出手。

    但等他出刀之后,楚休已经明白了,到了独孤唯我这种境界,已经不用去管什么手段破敌了,就是简简单单的一刀,血雨挥洒,一切都将扫平!

    此时楚休的精神已经彻底沉浸在了那幻境当中,准确点来说应该是沉浸在了独孤唯我那一刀的神韵中。

    方才独孤唯我那一刀用的可不是飘渺斩那样的刀法,而是最为极致的刀道真意,属于独孤唯我的强大武道。

    楚休能够感觉出来,这个时候的独孤唯我,甚至要比昔日他得到飘渺斩和灭三连城箭时,覆灭铁皇堡的独孤唯我更强!

    应该也是自这一战后,独孤唯我才算是落实了他天下第一人的名号,宁玄机不出,整个江湖,已经无人可挡他的滔天魔焰了。

    不过还没等楚休彻底将其感悟完成,眼前的幻境却是忽然消散。

    血红提毕竟只是器灵而已,有灵智,但却无法像人一样去思考问题。

    它只是在楚休的鲜血中察觉到了独孤唯我的气血,这才会下意识的放出这段幻境的,其实也是在比较。

    现在比较完了,眼前这人身上的确是有些独孤唯我的气息,那幻境自然就会消散的。

    楚休在幻境当中观看了一场大战,但那只是在精神当中的,在外界,其实只是过了一瞬间而已。

    抬头看着对面一脸不敢置信神色的皇甫老祖,楚休冷笑了一声,血红提被他收入了空间秘匣当中。

    下一刻,他的身形便已经向着皇甫老祖冲来,身后佛魔法相凝聚而出,佛光镇压,灭世之火剧烈的燃烧着,焚尽万物!

    两种一体永源,却又截然不同的力量在楚休的身上已经被他展现的圆融无比,看不出丝毫强行扭曲的痕迹。

    没了血红提,又伤到了气血和元神,现在的皇甫老祖恐怕连那些绿都出身的真火炼神境都不如,根本就挡不住那灭世之火的灼烧炙烤。

    就在这时,楚休却是忽然对陆江河道:“做好准备,我帮你重塑身躯,这么多的气血,可不要浪费了!”

    陆江河闻言顿时一愣,他压根没想到楚休会跟他说这话,因为之前楚休都已经给他交底了,等楚休踏入真正真火炼神境后,才会让他出来的。

    不过还没等陆江河缓过神来,楚休便已经一刀斩出,飘渺斩落下,刀势之下,一切都已经定格,皇甫老祖眼睁睁看着那一刀将自己的身躯硬生生斩成了两截,瞬间鲜血挥洒,但他的眼中却是流露出了一丝
>>本章未完,继续下章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