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九百二十六章 莫天临的麻烦

2019-02-11 | 1798字
    对于楚休,其实萧白羽并没有什么太大的恶感,原因很简单,立场决定一切。

    楚休跟洛飞鸿是好友,而他则是洛飞鸿的老师,虽然他不止洛飞鸿一个学生,不过跟他关系最亲近的便是洛飞鸿了。

    还有就是,萧白羽其实只能算是半个江湖人。

    他的根基都在北燕朝廷这边,大部分时候他都呆在稷下学宫当中教授弟子,对于江湖上的一些打打杀杀,各种纷争之类的,萧白羽都只是冷眼旁观,很少有参与的时候。

    所以对于楚休,他并没有什么恶感,更多的则是好奇,对于楚休武道之上的好奇。

    跟莫冶子说完他要锻造一批兵刃的事情后,萧白羽跟楚休则是坐在客厅中闲聊了起来。

    “楚大人,你是飞鸿的好友,也都不是外人,我有一句话,不知道当讲不当讲。”萧白羽忽然道。

    “萧祭酒请说。”

    萧白羽沉声道:“最近江湖上的事情我也听说了,楚大人你逼迫藏剑山庄交出流光邪月,让藏剑山庄吃了个大亏,所有人都在说你威名大盛,但其实这并不是什么好事。

    因为有一部分人在说你行事,颇有五百年昆仑魔教的风采。”

    楚休用手敲了敲桌子,眯着眼睛道:“诛心之言啊。”

    昆仑魔教代表着什么?代表着威胁,代表着那魔道中人肆无忌惮的时代。

    现在有人把他跟昆仑魔教挂钩,明显就是有人想要故意引到谬论,让整个江湖都敌视警惕他楚休,最后甚至会联合在一起,将他绞杀。

    当然这些只是一个设想,毕竟现在楚休大势已成,想要绞杀他楚休,不出点血是不可能的。

    而且说这些话的人,楚休也查不出来,因为他的仇家实在是太多了,别说仇家,哪怕就算是跟他没仇的,看他不顺眼的人都有不少,上哪查去?

    楚休拱拱手道:“多谢萧祭酒告之,我也知道自己这段时间有些高调,所以我已经决定,这段时间我便留在镜湖山庄内,等待莫冶子大师帮我将兵刃锻造好。”

    萧白羽听到楚休这么说,他也是不禁点了点头。

    楚休能够从微末之身走到如今这个地位,他当然不会是白痴,知道什么时候应该激进,也知道什么时候应该低调,这些话就算是他不说,楚休自己也是能够感觉出来的。

    而且一听到楚休要在镜湖山庄呆上一段时间,萧白羽也是来了兴趣,他兴致勃勃道:“楚大人,正好我最近也是无事,不知道你是否愿意跟我一起推演一下武道?”

    论及战斗力,虽然现在的萧白羽到了真火炼神境,但他也是多半不如已经修炼成了真火炼身的楚休。

    但是论及武道之上的理解和造诣,钻研了无数武道典籍,桃李满天下的萧白羽可是要远超楚休太多了,甚至整个江湖上都没有几人有资格去跟萧白羽比肩的。

    这位才是真正货真价实的武道宗师。

    他对楚休敢兴趣的地方,正是楚休身上道佛魔三脉功法的同修。

    历来江湖上,同时修炼数种功法的人不少,不过有人要担心不同属性的功法冲突,就算克服了冲突,也要去担心功法之间的影响,毕竟魔道功法的心境和佛门功法的心境肯定不一样。

    就算你能够克服这些东西,那还有功法之间的互补等等,有可能你同时修炼两门功法,结果修成了才发现,其效果还没有专修一门功法来得好。

    所以江湖上大部分的武者,他们其实都只是专修一门功法,不是不能,而是限制太多,不划算。

    细数眼下江湖上达到真丹境的武者,所学之驳杂,但还能够将一切都融会贯通的存在,便只有楚休一人。

    所以萧白羽是真的对楚休很好奇,想要跟他探讨一下,他到底是怎么修炼的。

    对于萧白羽的要求,楚休也是乐意至极的。

    他本身在武道之上的造诣在这里摆着,但楚休却也不认为其他人便都不如自己。

    特别是在武道之上,战斗力是战斗力,对武道的理解是理解,跟萧白羽这种在武道之上造诣颇高的宗师级人物推演武道,对于楚休自身对武道的理解也是很有好处的。

    所以这差不多一个月的时间里,楚休都是在跟萧白羽的推演探讨中度过的。

    虽然这一个月的时间楚休几乎都没有去修炼,但他却是能够感觉出来,自己对于武道之上的理解更上了一层楼。

    作为稷下武院的院长,萧白羽虽然不像楚休那般精通道佛魔三脉的武功,但他却对这三脉的武功都有很深的研究。

    在萧白羽看来,道佛魔这三脉的武者,道家讲天地自然,最为中正平和。佛门修阳刚佛光之力,乃是这天地之间至阳一面总和。而魔道功法阴邪无比,则是世间一切负面力量集合体。

    这三种功法本身就是天地之间的力量所演化,无所谓正邪,只是其属性有所差别而已。

    楚休能够将这三种功法全都修炼到大成甚至是极致,在萧白羽看来,这跟楚休的心境有着极大的关系。

    
>>本章未完,继续下章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