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九百章 魔高一丈

2019-01-29 | 1898字
    随着长云子身死,所有人都仿佛呆在了那里。

    在场这几位,除了陆长流外,谁都没有见过楚休出手。

    虽然幻虚六境那一战被描述的极其恢宏恐怖,不过那毕竟只是其他人的描述,除了当事人,其余的人还是感觉有些夸张的成分在其中的。

    不过等到现在他们看到了楚休,赢昭等人却是觉得,那一战丝毫都不夸张,甚至还有些低调了。

    陆长流那一边已经停下了手,他收手,商天良自然也不会再进攻了。

    长云子并非是陆长流的好友,实际上以长云子那种火爆的性格,他也不会跟陆长流成为好友。

    但同为道门一脉,看到长云子死在这里,他却是仍旧有些不是滋味。

    而且还有楚休。

    在场只有陆长流是那一战的目击者,其他人用各种手段重生后肯定是自身实力大减,慢吞吞的才能修炼回来。

    结果楚休却是从来都没有按照套路出过牌,他重生之后,实力甚至要比昔日在幻虚六境时更强,而且还是强上一大截!

    最后听到楚休那句道高一尺魔高一丈时,陆长流的心中也有些不是滋味。

    所幸的是陆长流并非是那种性格偏激之人,他做事温吞,什么事情有想要和稀泥,哪怕是在正魔两道之间的一些事情也是如此。

    就在这时,周围的空间却是也都开始剧烈的扭曲着,之前那些还留存的影像遗迹甚至也开始大范围的崩塌。

    在场的众人神色都是一变。

    方才楚休和长云子交手时的威能太强,怕是已经彻底搅乱了本来就脆弱的空间。

    这下好了,什么都没了,像是赫连长锋这样的,他悟性本来就不算太出众,而且也跟独孤唯我和宁玄机的武道都有些不太相合,这短短的时间内,他甚至还没感悟出什么像样的东西呢。

    不过其他人或多或少的也是有一些收获,眼看这地方已经彻底崩塌,也没有什么太有价值的东西,他们直接便拿着钥匙,将内力灌注到其中,身形撕裂虚空离去。

    空间坍塌的太厉害,速度也是极快,楚休这边也顾不得其他,连忙离去。

    只有陆长流还稍微顾及着一下长云子的尸体,叹息一声,用拂尘卷起长云子的尸体,同时也离开了外界。

    商天良和商绮虽然没办法破开虚空出去,不过有商天良这个高手在,他光凭肉身所爆发出的速度也是足够惊人了,在空间彻底坍塌之前便逃了出去。

    站在那片坍塌的空间外,商天良轻轻的叹息了一声道:“那小子不简单,能以真丹境便斩杀真火炼神境的,哪怕是在上古典籍的记载当中,也没有几个。

    再看看其他几人对他的态度,在外界,他应该也是大人物。

    不过我却是没想到,他们竟然还有破开空间的秘宝。

    若是外界之人能够彻底打开这座空间,我等便可以解脱了。”

    商天良之前一直都以为楚休他们是误入这片空间的,但听到楚休要找独孤唯我和宁玄机的遗迹时,他便有些怀疑了。

    直到楚休他们离开之时商天良才可以确定,对方并不是误入的,而是带着明确的目的性来绿都的。

    不过商天良也能够猜到,对方能够来到绿都,靠的应该不是强行打开一座门户。

    虽然现在绿都内的人都已经落魄到这种程度了,不过一些上古典籍有些聚集地还是保存的很完整的,比如商天良这一脉,他对于一些阵法等东西也有些了解。

    对方若真是有一座大阵的话,那应该是传送到一起,并且绿都就这么大,他们这些天地通玄境界的至强者虽然在这里没什么用,不过也能够感知到天地间的一些异动。

    所以他猜测,楚休等人身上应该有单独的秘宝,只能让一个人进入其中的那种。

    哪怕他拼了性命,杀了楚休或者是其中之一拿到这种秘宝,其实也是无用。

    商天良想要的可不光是自己出去,而是带着他的孙女,带着整个商城的人一起出去!

    商绮呆呆的站在那里,她没有她爷爷想的那么多,不过她这时却忽然想起来了什么,大喊道:“爷爷,那家伙还没有把承诺给我们的另外一半丹药给我们呢!”

    想起那堆积如山的丹药商绮便肉痛,楚休他不讲信用!

    摸了摸商绮的脑袋,商天良摇摇头道:“不用为了这种事情生气,你连生死都看得开,还看不开这种事情吗?

    你骗了他一次,他也骗了我们一次,反正没亏本。

    剩下的那些丹药也足够我们撑过这一次黑风暴了,甚至如果省着点用,下次黑风暴都可以撑过去。”

    商绮点了点头,脸上绽放出了一丝笑容来。

    这是她这段时间以来,第一次笑。

    在绿都之内,笑容是十分稀缺的东西。

    当你每日里睁开眼睛都不敢保证自己能否活得过今天时,笑容就变成了一件很奢侈的事情。

    此时外界,他们再次出现在那片荒山之内。
>>本章未完,继续下章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