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八百九十章 非杀不可

2019-01-24 | 1820字
    PS:感谢书友李王强是大神一万起点币的打赏

    在看到长云子的一瞬间,楚休的脑海中瞬间就蹦出来数种杀人的手段。

    不是楚休心思险恶,他就是这么一个人。

    败则怀恨在心,胜则杀你全家。

    幻虚六境那一次他的确是吃了一个闷亏,被净禅智藏那老和尚拼命拼死,又被一群人落井下石。

    被困在血魂珠中多半年,楚休除了去整理自身的武道外,干的最多的事情就是算计着怎么弄死这帮人,甚至每个人他都做出了许多的方案来。

    这其中孙家老祖和陆家老祖是最简单的,他们的漏洞也是最大,但长云子却是有些难了。

    对方乃是纯阳道门护殿六真人之首,大部分时间都在天罡殿内打坐,很少有出来的时候,没想到这么快,对方就送上门来了,当然这里可并不是杀人暴露身份的好地方。

    陆长流看着这些人,低声对王道宗道:“这些人都是你找来的?”

    王道宗点了点头,但以陆长流的修养,此时都忍不住要掐死这厮了,这简直就是添乱嘛。

    但此时王道宗看到这么多人竟然全都来了,他却是长出了一口气,同时也是庆幸自己这些年所结下的这些人脉,那可都是东齐这边的顶尖大势力。

    这么多真丹境,还有真火炼神境的强者在,王道宗也好像是有了底气一般。

    “诸位,我王家愿意将所有钥匙都拿出来,只求诸位今日护我王家一次,并且那处空间薄弱点的地图,其中有一半便在青龙会的手上!”

    一听这话,在场的众人顿时将目光转向楚休,眼中神色各异。

    就在这时,一个妩媚到腻人的声音忽然响起:“什么钥匙?什么地图?诸位都云集在这里,莫不是有什么好东西出世?带上奴家一个如何?”

    一阵腻人的香风吹来,一名身披轻纱的女子从半空中缓缓落下。

    她穿着一身紫色的半透明纱衣,下身的纱裙从腰间两侧开始分叉,轻轻一动便露出两条白腻的长腿来。

    她上身虽然包裹的严严实实的,但那纱衣却是朦朦胧胧,甚至能够从她高耸的胸前看到两颗红豆耸立。

    最为奇异的是,她的脸上还带着一个面具,那面具是一个十分抽象的神女模样,好像时时刻刻都带着一抹魅惑的笑意,让人一看便挪不动目光。

    赢家的赢昭皱眉道:“花鬼婆婆,你怎么在这里?”

    那女子白了赢昭一眼道:“讨厌,叫人家花鬼夫人啦。

    西极荒漠那里太阳太大,人家怕晒坏了皮肤,正好来中原走一圈,看看有没有好看的小相公愿意跟人家共度春宵。

    你身边那位便是赢白鹿吧?果然是一位英俊的小郎君呢,不如跟着姐姐回去怎样?姐姐保证让你乐不思蜀的。”

    赢昭的目光顿时便阴沉了下来:“你跟我家老祖乃是一个辈份的人,装什么装?敢打我商水赢氏的主意,信不信我拆了你们罗刹教?”

    听到赢昭这么说,楚休也知道了眼前这位是谁。

    明魔一脉,八派之一罗刹教的真火炼神境高手之一,花鬼婆婆。

    罗刹教的人楚休并没有怎么接触过,因为对方远在西极荒漠那地方,方七少应该跟他们打过的交道不少,楚休只是在浮玉山正魔大战时见到过一名罗刹教的武者。

    这花鬼婆婆的辈份极高,就跟赢昭说的那样,跟他们家的老祖赢嗣都是同一个辈份的存在,不过她的名声却是很臭。

    这花鬼婆婆生性淫荡,更是修炼一种双修采补的邪功,吸取年轻武者元阳来采补自身,让自身维持青春的同时还可以增加寿元。

    昔日有不少大派的年轻武者大意之下受到了对方的诱惑,结果整个人都被采补废掉了。

    这种行为在当年可是引起了许多大派的愤怒,甚至都打到西极荒漠去找罗刹教讨说法了,这才让花鬼婆婆收敛了一些。

    “呦呦呦,奴家好怕怕呀。”

    花鬼婆婆拍了拍自己的胸口,顿时掀起一阵波涛汹涌来,不过除了王家一些弟子定力不足,忍不住盯着看,其他人都仿佛当他是空气一般。

    长云子等人都这把年纪了,有心无力,况且他们知道花鬼婆婆的底细,当然对她这种老太婆不感性趣。

    赢白鹿情圣一般的人物,当然也不会受这种诱惑。

    至于楚休嘛,这种最低级的肉欲诱惑,根本对他没有半分影响,梅轻怜的姹女大法都比花鬼婆婆强百倍。

    楚休环视了周围的众人一眼,拿出自己那半张地图,淡淡道:“诸位既然都已经知道事情的经过了,那我也就不多说什么了,我愿意把地图拿出来跟诸位共享,大家一同探索那处空间。

    但是,王家,我必须要灭!没有人可以在动了我青龙会的人后,还能完好无损的。”

    陆长流叹息道:“大龙首,据我所知,你们青龙会的人没死,反而是王家的人死了一大批,得饶人处且饶人,王家受到的教训已经足够了,这件事情就这么算
>>本章未完,继续下章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