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八百五十四章 同归于尽!

2019-01-09 | 1871字
    若是说冷静,楚休有时候比谁都冷静,泰山崩于前而面不改色的气度楚休还是有的。

    但若是说疯狂,他疯起来那股无所顾忌的气势却是让陆江河都有些心中没底,连忙将血魔变天大法给了楚休。

    他甚至有种感觉,自己若是不答应楚休,这厮立刻就会捏破血魂珠,带着他一起同归于尽的。

    血魔变天大法对于现在的楚休来说并没有任何难度,因为这只是血神魔功的一种运用技巧,只不过因为陆江河这厮太过胆小,宁肯苟一波回来报仇,也不愿意跟人拼死搏命,所以便将这门秘法给封存了。

    这么多年来,唯一动用过这门秘法的竟然还是袁天放。

    当初袁天放的血魔变天大法一出,可是逼得楚休动用了自己暂时还无法掌握的天地交征魔恸天哭大悲咒来强杀。

    而现在楚休动用这门秘法,却是有着堪称真正让天地变色的威能,哪怕是陆江河都没能想到,他这门功法的上限竟然能够达到这种程度。

    随着血魔变天大法的印法结出,楚休的面色一阵苍白,仿佛他全身的气血都被抽干了一般。

    血色的光辉冲霄而起,就算是楚休的双目都沾染着无边的血色,一步踏出,整个空间甚至都快要被血海所遮掩,周围的人立刻躲到了一旁去,眼中露出了骇然之色。

    这还是真丹境能够拥有的力量吗?

    净禅智藏的面色不变,千手如来周身佛光绽放,继续向下碾压而来。

    但就在这时,他却忽然一皱眉,仿若神鬼哭嚎般的声音忽然传来,让人心中寒意顿生,仿佛有着什么穷凶极恶的魔神鬼物出世了一般。

    周围其他人也是面色难看,哪怕就算是魔道出身的武者,都受不了这股极其凶厉邪恶的气息。

    众人仔细一看才发现,这声音竟然是从楚休的口中发出来的,仿若咒文一般,但却无比的邪异。

    下一刻,那声音从无边的血海中传来,仿若洪钟大吕一般,敲打在每一个人的心头。

    鬼神嘶嚎,天哭血雨!

    天地交征魔恸天哭大悲咒!

    这式功法本来就邪异至极,如今楚休更是动用血魔变天大法来催动这七式大悲赋合一的至强功法,这股威能简直超乎了在场所有人的想象,哪怕是赢三书和虚云都是面色严肃。

    血雨降落,千手如来周身的佛光逐渐的黯淡起来,印决也是逐渐消散。

    但净禅智藏此时却是无奈的低声口诵了一声佛号,他的七宝琉璃仗上竟然绽放出了璀璨的七彩光芒来,融入那千手如来当中。

    本来在血雨中已经快要熄灭佛光的千手如来之上,竟然再次绽放出了七色霞光来,佛威大盛!

    “献祭器灵?好注意,不过你以为,只有你有神兵吗?”

    楚休的面色已经是苍白如纸,他将手中的天魔舞插在地面上,刹那间,天魔舞之上传来了一阵饿鬼哭嚎之声,当然,这次那饿鬼道的器灵是真的哭了。

    下一刻,天魔舞之上那股邪异狂暴的气息彻底被抽出来,注入他们脚下的阵法当中。

    一刹那间,犹如烈火油烹,整个空间内的阵法瞬间便沸腾起来,邪异的气息跟天空中的血雨交汇,一切,都在寂灭,都在崩塌着!

    身处在那最中心,楚休凝视着净禅智藏,声音犹如从地狱当中发出的一般,阴森至极,而又飘忽不定。

    “死来!”

    下一刻,千手如来轰然坍塌,净禅智藏周身的佛光熄灭,一抬手,净禅智藏却发现,他的身体,竟然好似那千手如来一般,正在崩溃着!

    但这时他却是没有恐惧,也没有愤怒,反而他的眼中犹自带着一丝不甘之色。

    原本一切都是净禅智藏算计好的,杀了楚休,用自己去平息隐魔一脉的怒火,但现在自己却是死在了楚休的手中,须菩提禅院,有麻烦了。

    这位在死前最后一刻仍旧挂念着宗门的老僧最终直接崩溃,化成了一捧飞灰。

    他唯一感觉到心安的便是,他死了,但楚休却也一样活不了,须菩提禅院的未来,得以保存。

    连续动用了这么多的搏命秘法,最重要的是,最后燃烧器灵的威能被他直接灌注到了阵法当中,这才能够上下夹击,彻底将净禅智藏所斩杀。

    但是原本就被二人交手所破坏了一部分的阵法此时已经彻底承受不住了,阵法开始大面积的崩溃,爆裂。

    处在阵法的最深处,楚休向前踏出一步,但他的脚下却是开始如同净禅智藏一般,开始崩溃着。

    只不过区别是,净禅智藏是被天地交征魔恸天哭大悲咒所杀,而楚休,是因为承受不住这股反噬,他的肉身,其实早就已经失去生机,如同飞灰一般消散。

    魏书涯疯了一般跟步天南激战着,但下一刻,轰然一声巨响,阵法彻底崩溃,楚休的身影也是在那阵法的暴动当中,彻底尸骨无存!

    在场的众人都停下手,防御着阵法的冲击。

    片刻之后,众人望向场中,此时场中已经是一片
>>本章未完,继续下章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