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七百九十七章 逼迫

2018-12-12 | 1856字
    在楚休前往东齐之前,项隆便曾经找过他,让他前去大光明寺驻军,不过却被楚休推脱了下来,并没有当成一回事情。

    项隆想要在这个时候去撩拨大光明寺,楚休却是不想当他手中的刀。

    原本楚休以为自己去了一趟东齐,故意推脱,能把这件事情给糊弄了过去,没想到项隆竟然还在执着于去大光明寺驻军。

    极北苦寒那地方根本就没有丝毫的价值,除了能惹怒大光明寺以外,对北燕朝廷,基本上没有丝毫的好处。

    就在这时,镇武堂外面又有动静传来,一名宫内的太监走进来,看到楚休,他的眼睛顿时一亮,连忙道:“楚大人,陛下可是等了你很长时间了,现在你终于从东齐回来,陛下邀请你进宫议事。”

    楚休轻轻的摇了摇头,这次怕是躲不过去了。

    所以他这边先让梅轻怜帮忙安排一下吕凤仙,自己则是跟那太监进宫。

    北燕皇宫的大殿内,楚休再次看到了项隆。

    跟上次相比,这次项隆的脸上已经出现了明显的老态,甚至气息都越加的微弱了起来。

    楚休微微挑了挑眉毛,他大概是猜到项隆为何会这般执着了。

    不是项隆老糊涂了,而是这位北燕的雄主,怕是没多长时间好活了。

    这位北燕的雄主半生戎马,用了半辈子的力量发展北燕,机关算尽,这才胜过了东齐一筹,终于将北燕发展成了能够堪比东齐的当世大国。

    不过北燕本身的底子和潜力在这里摆着,需要项隆处理的事情太多了,也太过耗费他的心血了。

    像是东齐皇帝吕浩昌,那位出了名的平庸皇帝,什么事情都不想,只需要一个‘稳’字便足够,所以反而有时间修身养性,差点把自己的儿子都熬死。

    而项隆这般劳心劳力的去耗费心血,就算是有着天材地宝的虚名,那也只是饮鸩止渴而已,作用不会太大的。

    在临死之前,为自己的后人留下一个安稳完整的北燕,这或许是项隆最后的执念了。

    此时看到楚休前来,项隆轻哼了一声道:“楚休,你是我北燕镇武堂的大都督,朕将这么重要的位置交给你,结果你却是成天往外跑,这像是什么话?”

    楚休淡淡道:“陛下这可就冤枉我了,我在外面也只是孤身一人,可并没有耽误镇武堂的事情。

    当初我跟陛下的约定是镇武堂可以帮忙镇压北燕武林,而现在北燕武林安稳平静的很,我在与不在,又有什么区别?”

    项隆冷哼道:“这些小事朕也懒得与你争论了,之前我便跟你说过,北燕要在极北苦寒之地驻军,你们镇武堂负责先打头阵,这件事情你可知道了?”

    楚休皱了皱眉头道:“陛下,大光明寺的实力你也看到了,在极北苦寒之地驻军,无异于在挑衅大光明寺,其后果,很难想象。”

    项隆沉默半晌,忽然道:“楚休,你是不是认为朕昏了头,非要在这种关键的时刻搞事情,去挑衅那帮和尚?”

    楚休没有说话,但显然,他就是这个意思。

    项隆忽然笑了一声,而后面色瞬间阴沉了下来,冷声道:“朕,是北燕的皇帝,北燕万里江山,都是朕的!

    但大光明寺那帮和尚,他们的眼里没有朕,没有北燕!

    在你去东齐之前,大光明寺达摩院的一位老僧路过东临郡时,因为东临郡铁卫军上将南千里乃是魔道散修出身,在军营内拿死囚修炼魔功,他感应到了气息,便只身独闯军营,斩杀了南千里,杀伤数百北燕军士,最后飘然离去。

    在这帮和尚的眼中,他们只有自己的对错是非,他们的眼中,何曾有过朕?

    是不是哪天朕的皇宫中有人修炼魔功,他们也要杀到朕的皇宫中来?”

    听完项隆的话之后,楚休的眉头顿时一跳,他此时都不知道该怎么形容大光明寺那帮和尚了。

    这帮秃驴脑子是真的有坑?别的地方不够你显摆实力的,竟然还敢只身独闯北燕军营去杀人?

    说实话,这种事情若是放在楚休身上,他也一样忍不了。

    大光明寺的和尚若是有心也就罢了,朝廷还能跟对方交谈一下,双方的矛盾到底是在哪里。

    但问题是大光明寺那老和尚纯粹就是无意之举。

    对方只是感觉有人在那人命修炼魔功,那好,不管对方是不是北燕上将军,也不管对方是不是拿死囚修炼魔功,反正就是一句话,杀了算逑。

    从这点便能够看出来,大光明寺的和尚,可是从来都没把北燕朝廷放在眼中,也难怪项隆如此愤怒了。

    只不过项隆愤怒是他的事情,楚休却没打算帮着项隆去送死。

    所以楚休直接道:“陛下,其他的事情,镇武堂都可以为你办到,但这件事情,跟找死无异。

    大光明寺方丈已经踏入了天地通玄境,万一惹怒了他,谁来抵挡?”

    项隆冷哼道:“若是事情简单,朕还找你干什么?这其中的尺度你自己拿捏,朕只要结果,不问过程
>>本章未完,继续下章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