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七百九十六章 影响

2018-12-11 | 1832字
    楚休准备回北燕之前,他还去了一趟风满楼。

    做人要讲信用的,说要灭了越女宫,那就一定要灭了越女宫,就算不自己动手,楚休怎么也要给其加一把火才是。

    风满楼的副楼主‘三目神’齐元礼也算是楚休的老相识了,甚至楚休也算是齐元礼看着成长起来的。

    昔日楚休只不过是一名普通的江湖散修而已,但现在楚休却是已经成长为可以让他仰视的存在了。

    所以再次看到楚休,齐元礼也是忍不住有些唏嘘的。

    当然楚休对齐元礼的感官也不错,这位副楼主的性格算是很符合风满楼对于自身的定位了。

    风满楼尽量不参与江湖纷争,他们只是一个情报的收集者和江湖历史的记录者。

    卖情报对于风满楼来说只是一种谋生的手段,不卖情报的话,风满楼怎么养得起如此数量庞大的江湖风媒,还有遍布整个江湖的传讯阵法,可以让任何消息在一天之内便传遍整个江湖。

    但这一切却都只是一种谋生的手段,风满楼的人所求的便是作为这盛世江湖的见证者,不放过任何一个细节。

    “楚大人这次前来,可是还要买什么情报?不过事先可说好了,眼下时局敏感,有些关乎一些大派的情报,你就算是想买,我也是不敢卖的。”

    风满楼虽然对前来买情报的顾客都是一视同仁,不过在这种时候看到楚休,齐元礼还是有些脑壳痛。

    正魔大战刚刚过去没多久,楚休便跳出来搞事情,简直高调的不将任何人放在眼中。

    越女宫所发生的事情齐元礼在楚休来之前就已经知道了,毕竟风满楼的情报传播速度,可是要比楚休的腿快多了。

    但是一些细节齐元礼还是不知道的,所以在他看来,这次还是楚休在搞事情。

    楚休坐在齐元礼身前,摇摇头道:“齐楼主莫要紧张,我这次来不是为了买情报而来的,而是为了送你一个情报消息。”

    “哦?什么消息?”

    “关于越女宫事件的真相!”楚休一字一句道。

    一听楚休这么说,齐元礼顿时便来了精神:“哦,这么说,这其中的事情还有什么隐情在?”

    越女宫的迎剑大会每百年召开一次,并不是什么江湖盛会,跟其他武者也并没有什么必然的联系。

    所以整个迎剑大会其实并没有被风满楼多关注。

    关于越女宫所发生的事情,都是风满楼从其他参加迎剑大会的武者口中所打听出来的,其实并不全面。

    等到楚休将事情的经过都告诉了齐元礼之后,齐元礼听罢也是啧啧感叹,说实话,他也没想到,越女宫竟然还有着这重隐密在。

    五百年前,众多正道宗门瓜分昆仑魔教,其中的好东西早就被那些巅峰大宗门给分割殆尽了。

    越女宫的实力虽然也还算是可以,甚至五百年前的越女宫甚至要比现在更强,都出过真火炼神境的强者,但跟那些巅峰大宗门比,还是要差一些的。

    所以众人都以为真正的好东西没落到越女宫的手中,谁承想越女宫竟然另辟蹊径,找到了这么一件封禁着上古凶兽残魂的‘观赏品’。

    要知道那可是天地通玄境界凶兽的残魂,用来炼器都是不可复制的至宝,绝对不输于其他宝物。

    只能说是昆仑魔教太强了一些,强到已经可以将其他人视若珍宝的东西当玩物的地步。

    而且齐元礼也是在心中感叹着越女宫这些年来所作所为,显然是走入了歧途。

    太过追逐眼前的力量,结果却是忽略了宗门的未来。

    五百年来,越女宫可是献祭了五位足以位列龙虎榜的年轻俊杰。

    虽然这些年轻俊杰将来未必会成为搅动江湖风云的大人物,不过他们起码有这个可能。

    结果现在越女宫却是将其献祭,那便彻底掐断了这种可能。

    到现在这一代,越女宫可以说是衰弱至极了,结果到了最后,越女宫却是还做出来这种愚蠢的举动来,惹怒了楚休,这下倒好,恐怕越女宫不会再有下一代了。

    齐元礼整日里收集各种江湖情报,他对于楚休的算计清楚的很,几乎是一听就明白了,楚休这是想要借刀杀人。

    关于越女宫的消息一旦传出去,越女宫名声尽毁。

    一些跟越女宫有仇的,甚至是跟越女宫没仇的,他们究竟会干出什么事情来,可谁都不敢保证。

    不过对于这种事情齐元礼却并不抗拒。

    风满楼要的是消息,要的是真相。

    至于这个消息和真相会带来什么,这就不是风满楼能管的了。

    而且风满楼也不怕越女宫来找麻烦。

    说句不好听的,就眼下越女宫这点实力,甚至就连他们这些专攻情报的江湖风媒都不惧。

    齐元礼对着楚休露出了一个心照不宣的笑容道:“楚大人提供的消息相当有用,明日我风满楼的头条便是越女宫的隐秘,以及三位龙虎榜俊杰在短短几天内,接连踏入武道
>>本章未完,继续下章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