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七百八十章 楚休的人脉

2018-12-03 | 1830字
    当着这么多人的面,楚休说的可都是实话,难得他实诚一次,自己占理。

    只不过问题是,通常他诡辩的时候,都是有理有据的,难得说一次实话,却是没有证据。

    当然有没有证据也无所谓了,楚休不是刑司徒,做事不考虑后果,从杀刑司徒开始,楚休便没担心过,袁天放这老家伙,奈何不得他。

    论身份,刑司徒算是什么东西?有什么资格跟楚休相比?

    隐魔一脉年轻一代的代表人物是谁?是他楚休。

    隐魔一脉名扬江湖,影响力最大的是谁?还是他楚休。

    除了资历,刑司徒跟楚休比,简直没有任何可比性。

    而在看看对方的靠山人脉关系,袁天放的确是隐魔一脉的大佬这没错,对方的实力在这里摆着。

    但魏书涯却是能够稳压袁天放一筹,无路是实力还是资历,都是如此。

    昔日九大山五大天魔可不是白叫的,隐魔一脉当中,谁见了魏书涯都要恭敬的喊一声魏老,一旦有了争执,也只有魏书涯有资格平衡各方的关系。

    九天山五大天魔,那可是隐魔一脉最后的脊梁,不管这帮人承认不承认,地位就在那里,谁都无法撼动。

    而且论其他人脉,袁天放性格古怪孤僻,大部分的时候他都在东极山魔崖洞隐居,好友数量有限。

    而魏书涯这边就不用说了,单说楚休,无相魔宗和梅轻怜代表的阴魔宗可都会站在他这边的。

    反正无论怎么算,楚休都可以完全不惧袁天放。

    “大胆!你还敢狡辩!”

    袁天放一步踏出,周身的魔气冲霄,气势磅礴无比。

    但还没等楚休动手,魏书涯便拦在楚休面前,冷声道:“袁天放,你说谁大胆?怎么,凡事都是你说了算?你那徒弟是什么德行,你难道不知道吗?”

    说实话,虽然楚休无凭无据,但魏书涯还是相信他的,因为以那刑司徒的性格,他可是真有可能干出这种事情来的。

    就在袁天放还想要说些什么的时候,一旁在看热闹的东皇太一却是道:“我说袁老魔,不是我说你,你那个徒弟收的是怎么不怎么样,什么玩意啊。

    昔日他还曾经在西楚杀过坐忘剑庐的弟子,手段那叫一个糙,杀完了就跑,还连累我拜月教跟坐忘剑庐冲突。

    方才对战时,你那个徒弟也是出工不出力,面对两个实力不如他的真武教宗师都不敢动用全力。

    楚小友在江湖上的名声摆在这里,说句不好听的,他若是真想杀刑司徒,完全用不着大庭广众之下动手,暗中算计起来,你那个徒弟估计连死都不知道自己是怎么死的。”

    在场的众人都是一愣,谁都没想,东皇太一竟然会站出来为楚休说话。

    其实东皇太一帮楚休也很简单,因为他欣赏楚休。

    方才在激战时,他便对楚休很有好感了。

    楚休先是重创三人,而后又以一敌八,这可是为他们拜月教吸引了不少火力的。

    在东皇太一看来,像楚休这等厚道人现在可是很少了,虽然对方是隐魔一脉的人,自己不可能将其挖走,不过他东皇太一做事光明磊落,欣赏就欣赏,他也不介意现在出面帮楚休说说话。

    而随着东皇太一一开口,在场隐魔一脉的人看向楚休的目光都不同了。

    能让拜月教的东皇太一都开口赞扬庇护,对方还是明魔一脉的身份,这楚休的人格魅力就当真这般大?

    袁天放那边则是气的面色黑中带红,好似中毒了一般。

    魏书涯护着楚休也就罢了,没想到东皇太一还来凑热闹。

    其实袁天放的徒弟不少。

    他隐居在东极山魔崖洞那段时间,因为无聊,着实收了不少的弟子。

    但这些弟子中,刑司徒是跟他最像的一个,也是最得袁天放喜欢的,同样也是最争气的一个。

    结果现在却是在众目睽睽之下被楚休所杀,这让袁天放怎么咽下这口气?

    只不过今天这口气,他不想咽也要咽。

    魏书涯死保楚休不算,东皇太一竟然也在这里掺合,他想要杀楚休,基本上不可能。

    “好!好!好!”

    袁天放从牙缝里面吐出这三个字,转身便走。

    魏书涯转身对身边的楚休道:“小心一些,这老家伙的心眼儿可不大。”

    袁天放连说了三个好,但他现在的心情,可以说是相当的不美好。

    楚休挑了挑眉毛道:“没事,我心眼儿也一样不大。”

    一场风波暂时压下,双方也是直接告辞离去。

    楚休倒是感觉有些可惜,因为他没有见到夜韶南,那位当之无愧的魔道第一人。

    不过经过这么一场正魔大战,可以说江湖上终于可以进入一段时间的平稳时期了。

    当然双方都已经损失惨重,就算是想不平稳都不行了。

    一场正魔大战,夜韶南跟虚慈等人都是两败俱伤。

    
>>本章未完,继续下章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