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七百六十六章 杀!

2018-11-26 | 1837字
    孟敬是‘京城’人士,虽然他大部分时间都不在江都城,但他怎么说也是在江都城长大的。

    江都城乃是西楚的都城,从来都只有从外面迎亲的,怎么还有江都城的姑娘往城外嫁的?

    而且那新郎的眼神,怎么都不像是迎亲的,更像是上赶着为人送葬的。

    此时骑在马上,楚休表情平静,内心也一样是毫无波澜。

    虽然前世今生他都是第一次当新郎,不过想想一会就要杀人了,坐在花轿里面的梅轻怜估计此时也是一脸的杀机,这种时候的可没什么激动的心情可言。

    其实最开始的时候楚休是没打算搞这么复杂的。

    虽然在外人看来楚休手段狡诈狠辣,但实际上楚休最喜欢的还是简单直接那一套,用一些诡计之类的东西也只是想要省一些力气而已。

    原本这一次楚休的计划是准备在城内动手的,不过考虑到江都城内西楚的高手太多,可能人他们还没杀光,就会引来大批的西楚高手,所以这才把地点选择放在城外。

    不过城外这地方一览无余,除了一些在门口乞讨的乞丐,便是一些小商小贩之类的人物,难不成让楚休易容扮作他们埋伏?

    其实楚休和陆先生等人倒是无所谓,杀人而已嘛,扮成什么不一样?

    但梅轻怜却表示强烈拒绝。

    用她的话来说,自己这么一个千娇百媚的大美人,你们舍得让人家扮乞丐和小贩?

    所以扮作迎亲的队伍,是她的主意,新娘当之无愧就是她了,至于新郎嘛,沈血凝跟她不熟,不好意思当。

    陆先生呢,他其实跟梅轻怜算是一辈人,只不过突破三花聚顶境的时间晚了点,长得又有些着急,扮演梅轻怜她爹还差不多。

    所以这个位置当仁不让就是楚休了,起码在颜值上,他可是要比陆先生还有那些大部分都歪瓜裂枣的魔道武者要好得多。

    此时迎亲的队伍已经彻底出城,孟敬只是好奇的瞥了两眼,便没有再多嘴。

    地魔堂的人也应该快入城了,他可没有闲心去管一些寻常人的婚礼。

    只不过他昔日曾经在关中刑堂担当过巡察使,倒是练就了一身看人的本领,他总感觉这队迎亲的人有些古怪,从上到下简直就没有丝毫喜庆的样子。

    就在这时,他身边的林宝煌忽然长出了一口气道:“来了!”

    只见远处有着一队人马向着江都城的方向驶来,大约有百来人,看其模样倒像是一个商队。

    其实这些人都是地魔堂的高层和其中的精锐,因为怕有隐魔一脉的人暗中偷袭,他们这才在半路集结,扮成商队进城。

    看到这些人出现,林宝煌也是终于可以松一口气了。

    这些时日其实他都是紧张的很,生怕一个不留神,就被人偷袭暗杀。

    隐魔一脉那边已经确定身份的便有沈血凝,以这位在江湖上的战绩,林宝煌可没有必胜的把握。

    最重要的是来的可不止沈血凝一个,按照孟敬的分析,出手的最少也有四名武道宗师。

    他若是陷入到四人的围攻中,那可就真的凶多吉少了。

    就在林宝煌迎向那商队时,迎亲的队伍也跟商队正面碰上。

    地魔堂的人刚想要呵斥,让其躲开,便看到迎面那新郎身形一动,周身魔气冲霄,双手宛若弯弓搭箭一般,无形的元神之箭凝聚而出,轰然爆射而出,那股无声的呼啸竟然震得人脑壳生疼,好似元神都在震荡着一般!

    当先一名地魔堂的武道宗师面色骤然一变,这突兀的变化让他根本就反应不过来,等到灭魂箭来到他身前时,他才怒吼一声,身形向后疾退而去,身前灰色的气旋涌动,蕴含着一丝元神之力,要将楚休这灭魂箭绞杀。

    也不知道是楚休的运气太好还是运气不好,他选中的第一个地魔堂的武道宗师便精通元神上的防御秘法。

    只不过很可惜,那名地魔堂的武者宗师运气却有些不好。

    他的秘法足以防得住大部分的元神秘法,但楚休的精神力却是已经超越了九成的同阶武者,灭魂箭的威能更是霸道至极。

    这一箭落下,灰色气旋炸裂,那名武道宗师顿时闷哼一声,有着鲜血从眼耳口鼻流淌而出。

    一步踏出,楚休周身强大的冲霄魔气跟血煞之气融合,那一拳落下,仿若要碎裂这方山河一般,所过之处,大地震颤,威势无双!

    这一拳好像是天绝地灭忘我杀拳,又好像不是天绝地灭忘我杀拳。

    后方的孟敬看到楚休这一拳,他嘴里不禁下意识的吐出了一个名字来:“陈青帝!”

    在整个西楚,只有陈青帝才能轰出如此强悍,如此威势无双的一拳!

    对面那地魔堂的武者被楚休重创了精神,此时虽然处于浑浑噩噩当中,但他毕竟也是身经百战的武道宗师,自身的武道本能还在。

    危机关头,他手捏印决,大股的魔气从地下升起,其中还夹杂一股极致的尸气,腐蚀着周围的天地元气,发出阵阵邪异的啸叫
>>本章未完,继续下章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