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六百六十九章 覆灭

2018-10-09 | 6069字
    能够斩杀聂仁龙这种级别的武道宗师,这种战绩足以让楚休自傲了。

    不过杀完之后,楚休的体力也当真是透支到了一个极限,梅轻怜不扶着他,恐怕他真要倒地上了。

    靠着梅轻怜,楚休强撑着精神道:“不用追了,给所有人半个时辰打扫战场,之后立刻用最快的速度离开北燕!”

    随着聂仁龙身死,聚义庄也是随之覆灭,那聚义庄内的东西自然也是属于楚休等人了。

    像是聚义庄这种并没有时间积累底蕴的势力其实并不会有多少好东西,起码楚休是不怎么看得上的。

    不过他的那些手下和隐魔一脉那边的人却是对这些东西很感兴趣,那就让他们搜刮好了。

    上位者若是一毛不拔,吝啬到了极致,那也一样别想要他人为你拼命。

    就在这时,柳红叶略带羞愧的捂着胸口走上来道:“大人恕罪,是我没用。”

    讲真的,柳红叶之前可不是故意放水,想要害死楚休的,而是他真敌不过方大通。

    他现在已经跟楚休乃是一根绳子上的蚂蚱了,楚休死了,他也没好果子吃。

    对于柳红叶一事,楚休倒是没有在意。

    之前他跟聂仁龙交手时也是时刻都注意着一旁的动静,他也知道,柳红叶并非是故意的。

    楚休摆了摆手道:“不用跟我道歉,你自己的实力弱,他日里若是被人所杀,你应该道歉的,其实是你自己才对。

    此事过后,关中刑堂内有着不少的秘典功法,你都可以拿去参考。”

    关中刑堂内功法数量其实很不少,以往关思羽在时,基本上都是用来当作奖赏,给一些表现出色的武者。

    但现在关中刑堂归他管,自然是楚休说想要给谁便给谁了。

    将聚义庄彻底搜刮完之后,楚休带着人立刻便离开北燕。

    当然准确点说应该是楚休被抬着离开北燕,毕竟他现在可是连走路的力气都没有了。

    而此时在北地当中,虚云跟魏书涯的交手已经结束。

    以双方为中心,方圆数百丈内的地域已经彻底被打烂,简直看不到之前的模样,可想而知两个人交手的威势都多强。

    虚云站在那里一动不动,神色依旧平静道:“魏老,你还准备继续打下去吗?生死一战,我敢,你不敢。”

    魏书涯虽然也是站在那里,不过跟虚云相比,他的脸上则是流露出了一丝疲态来,面色甚至泛着一丝病态的苍白,此时却已经没有再次出手的必要。

    摇了摇头,魏书涯道:“错了,拼命而已,老夫从来就没有怕过,若是怕,当初在九天山之上我便已经怕了。

    不过你说的对,已经没有打下去的必要了,我们走吧。”

    一招手,魏书涯直接喊来正在跟虚渡缠斗在一起的褚无忌,两个人直接离去。

    虚渡也没有拦截,他只是站在虚云身边问道:“师兄,你跟那魏书涯,究竟谁更强。”

    虚云没有直接回答虚渡,他只是道:“可惜了,魏书涯已经老了。

    时势造英雄,他那个时代已经过去了,他突破真火炼神境时,已经太老了一些。”

    虚渡了然的点了点头,他听明白了虚云是什么意思,方才那一战,还是虚云更强的。

    魏书涯年轻时若是能够踏入真火炼神境,到还可以跟虚云一战,但现在,他毕竟已经过了巅峰。

    当然对于这点虚云也没什么可骄傲的,跟一个已经要进入气血衰败阶段的老人交手,还打这这幅模样,也的确没什么可自傲的。

    “对了师兄,我们还去不去追聚义庄?”

    虚云摇摇头道:“不用去了。”

    虚渡诧异道:“为何?击败了魏书涯等人,我们反倒是不用去了?”

    虚云淡淡道:“我们被耽搁了这么长时间,若是楚休那边赢了,我们去了便只能收尸。

    反之楚休那边败了,我们去了自然也就没意义了,如果没有意外,无论输赢,虚言都会带着人回来的。”

    虚渡嘿嘿笑道:“师兄你就这么信任虚言那小子?无论输赢他都能把人带回来?”

    “六大武院的首座中,我最看好的便是虚言,他将来也是最有希望踏入真火炼神境的寺内武者。

    金刚忿怒,燃于心火,金刚院的功法威能虽然大,但却更加容易犯嗔戒。

    但结果你看到了,虚言成功压制住了自己的怒火,克制了嗔念,行事沉稳的不像是金刚院出身的武者。

    反而是达摩院的虚行,嗔念无法压制,若是让他继续这么下去,早晚他会死在自己的嗔念当中。”

    虚渡摸了一下自己的光头,嘿嘿笑道:“寺内最有希望踏入真火炼神境的武者,不应该是我吗?师兄你这可有些小瞧我了。”

    虚云瞥了他一眼道:“你不算,你如果愿意用正常突的方式去破真火炼神境,现在还用在真丹境蹉跎吗?你怕是早就能到这个境界了。”

    虚渡嘿嘿笑了两声,并没有再说
>>本章未完,继续下章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