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四百一十六章 聂仁龙

2018-06-20 | 5632字
    以昆仑魔教昔日之强盛,昆仑魔教嫡系的秘传功法就没有一个弱的。

    这魔血大法昔日甚至被坐忘剑庐的人准备将其封禁,可想而知其真正的力量。

    以强大的魔气引动对方体内气血,这本身便是邪异无比的路数,而且对方若是受了伤,那这魔血大法更是可以威能倍增,让其伤上加伤。

    怪不得坐忘剑庐的韩庭一不想将它交给楚休,实在是这种魔功的邪异程度就算是在魔道当中,也足以排得上前列了。

    而此时远处的那个声音看到楚休还没有停手,他不由得又是怒喝了一声,一道强大的罡气袭来,瞬间劲风呼啸,响彻天地。

    不过就在这时,那被楚休以魔血大法吸纳出来的气血却并没有被楚休收入体内,而是直接凝聚出了一柄完全由鲜血汇聚成的血色长刀向着韩放斩来。

    韩放怒喝一声,全身的罡气都汇聚成一点,想要将那一刀拦截,但最为诡异的是,那血色长刀却是根本就无视罡气的防御,直接将的韩放刺穿!

    血色长刀在刺穿韩放的心脏之后重新化作血液洒落到韩放的身上,将他全身都染红。

    这便是化血神刀的恐怖!

    这式武技若是动用自己的气血来施展,那就是搏命的杀招,自己的气血之力越强,化血神刀的威能便越强。

    但如果这式武技若是动用对手的气血来施展,那则是可以无视对方任何的罡气防御,堪称奇诡至极。

    魔血大法所牵引来的气血本来就是跟对方同宗同源的存在,现在就算是凝聚成刀,也一样是对方的身体的一部分。

    罡气能够防御对方的攻击,难不成还能防御自己身体的一部分吗?

    所以化血神刀的诡异可以说是防不胜防,应该说面对化血神刀,只能强行进攻,击溃血气刀势,而不是选择防御。

    韩放被杀,之前出声的那个人愤怒到了极致,强大的罡气掌印宛若泰山压顶一般的落下,威能强大至极,就连周围的天地元气都已经被撕裂。

    在那一瞬间楚休就已经知道出手的人是谁了,所以他立刻开始退,急退!

    别看现在他能够轻易斩杀寻常的天人合一境武者,但跟武道宗师相比,双方的差距却仍旧是天差地别一般。

    但是那一掌所覆盖的面积实在是太大了,而且那一掌之威好似掌握乾坤,封锁周围所有的空间,让天地元气都好似变得粘稠无比。

    几乎不用看楚休都知道,这是聂仁龙的乾坤凌云手,只手握乾坤,揽风云!

    避无可避,楚休双目赤红,瞬间踏入忘我杀境当中,周身魔气罡气凝聚,血煞之力与魔气交织,阿鼻道三刀斩出,魔气冲霄当中带着一丝璀璨的威严神性。

    这一刀足以重创寻常天人合一境武者,但在聂仁龙这种武道宗师的手中,却是轻易被那他乾坤凌云手所寂灭。

    楚休毫不停顿,手捏智拳印,瞬间罡气领域外放而出,布下天罗地网想要抵挡这一掌。

    但智拳印那网罗十方的罡气领域却是连一息的时间都没有撑到便轰然碎裂!

    楚休面色不变,独孤印施展而出,一瞬间楚休周身气势不动如山,而且大金刚神力的内力特质也是被他施展到了极致,使得楚休的周身都闪烁着一层金芒。

    轰然一声巨响传来,乾坤凌云手落下,楚休独孤印所布下的罡气防御直接被轰碎,他整个人都被压入地下,轰飞出去十余丈远。

    从地下的大坑中跃出来,楚休的面色略有些苍白,但却没有受伤。

    当然这可不是什么光荣的事情。

    这还是楚休第一次正面面对武道宗师级别的强者,结果一招过后,自己使尽了浑身解数,这才挡下了对方一掌,可想而知武道宗师,或者说是聂仁龙本身究竟有多强。

    聚义庄那边,聂仁龙一脸阴沉之色的走来,他身后还跟着聂东流以及几名聚义庄的高手。

    看到地上韩放的尸体,聂仁龙的面色简直黑的能滴出水来。

    其实一直以来聂仁龙都是一个喜怒不形于色的人,但这次他们聚义庄的亏真的是吃的有些太大了。

    孟元龙是他的结拜兄弟,更是他聚义庄的客卿总管。

    其实对于所谓的结拜兄弟,聂仁龙还真不在乎,他的兄弟很多,活的死的都有,聂仁龙只在乎能给他带来利益的兄弟,而不是挡了他路的兄弟。

    孟元龙毫无疑问是后者,本身孟元龙的实力便不弱,更重要的是孟元龙乃是他聚义庄的客卿总管,这么多年把聚义庄这么多的门客客卿都管理的妥妥当当的,现在孟元龙死了,短时间内谁还能顶替上这个位置?

    而韩放在他们聚义庄中也是数得上名号的高手,而这一次竟然也死在了这里,接连损失两名天人合一境的大高手,这对于聚义庄来说已经是伤筋动骨了。

    聂仁龙看向楚休,上下打量着,半晌后才吐出了一句话来:“楚休,你好大的胆子!”

    自己的儿子是什么实力和心性聂仁龙了解,这楚休能够三番两次的让聂东流吃
>>本章未完,继续下章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