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百七十七章 叶天邪

2018-06-01 | 5171字
    ♂? ,,

    楚休跟着陆先生坐在一旁等待着,他也是观察着大堂内的这些魔道武者。

    跟明魔一脉相比,隐魔一脉的确是寒酸了许多,像是无相魔宗这种大势力少之又少,大部分都是那种三三两两的小势力,虽然高端战力并不弱,但却凝聚不成规模,所以陆先生也没有给楚休做过多的介绍。

    不过这样并不代表隐魔一脉的实力就弱。

    隐魔隐魔,隐藏在暗中的才叫隐魔,没有真正浮出水面之前,谁知道隐魔一脉的实力究竟有多强?

    就好像楚休一般,他这个魔道传人虽然是假冒的,不过他本来的身份露出来却也不弱,在场这些隐魔一脉的人也是如此,说不定他们在江湖上有什么身份呢。

    而且最重要的隐魔一脉像是魏书涯这种敢于跟正道宗门去硬撼的老怪物可不少,谁知道昔日那些赫赫有名的魔道巨枭是死了还是继续隐藏在暗中蛰伏着?

    众人又等了不到半个时辰,这时候罗刹教跟邪极宗的人也来了。

    罗刹教居于极西荒漠,贴近西域之地,所有罗刹教的弟子都带着一副恶鬼面具,传说中他们因为修炼功法的缘故,所以自身的相貌也是彷如恶鬼一般,带着面具跟不带面具也没什么区别。

    而邪极宗来的人则是让众人有些感觉奇怪。

    邪极宗来了两个人,一名天人合一和一名五气朝元境的年轻人。

    正常来说既然来的人里面有天人合一境的武者,那肯定是以前者为尊的,结果邪极宗的人却好像反了过来,竟然是以那名五气朝元境的年轻人为尊的。

    进来的时候那年轻人走在了前面,每个势力都只有一个位置,那年轻人直接坐在了邪极宗的位置上,那名天人合一境的武者却是站在一旁,好似跟班一样。

    看到这一幕,在场的众人都是皱了皱眉头,向着邪极宗那年轻人打量过去。

    那年轻人相貌阳刚俊美,身上松散的披着一件黑袍,从隐约露出的胸肌上还能够看出上面有一条狰狞的血色蛟龙纹身。

    他手中也是拎着一柄血色龙枪,看其模样狰狞无比。

    天人合一境的武者无论放在哪里都算是高手了,乃是一个势力的中坚力量。

    哪怕是像夏侯氏那般位列九大世家之一,七叔只是夏侯氏的一个门客,但夏侯无江也要乖乖的对七叔以长辈相称,对其态度也是客气的很。

    而现在邪极宗这年轻人却是将一名天人合一境的武者当成是跟班一样,这也未免有些太不懂规矩了一些,这小子是谁?那不成是邪极宗宗主的亲儿子不成?

    隐魔一脉当中立刻便有人讥讽道:“们邪极宗可是越混越回去了,连上下尊卑都不懂了,有着天人合一境的武者在,却是派一个五气朝元境的武者坐在那里,怎么,这魔道会盟在们看来是过家家不成?”

    陆先生在楚休耳边传音道:“这人是赤练魔宗宗主的弟子解英宗,赤练魔宗早年也是我隐魔一脉中的大派,不过现在却是已经被打压的不成样子,估计整个门派再加一起也不过百人了。”

    邪极宗的人还没有说话,一旁仇湘子便冷笑道:“们隐魔一脉那小子都能够以五气朝元境的实力坐在那里,我明魔一脉为何不行?”

    之前仇湘子虽然在楚休的手中吃了亏,不过也并不是什么太重的伤势,此时早就已经缓了过来,相貌也恢复到之前那副俊美妖异的模样。

    解英宗冷笑道:“仇湘子还好意思说话?五气朝元境又如何?方才是谁被这位林烨小兄弟打的连脸都不要了?都好意思坐在这里,他自然也是有资格的,不过这邪极宗的小子,又凭什么?”

    在明魔一脉当中邪极宗的实力也并不怎么强大,而且当初邪极宗可是当真是靠着对那些正道宗门认输服软,这才换得一线生机的,这种丢脸的事情是怎么洗都洗不掉的,所以就算是在明魔一脉当中,邪极宗的口碑其实也并不算好,总被人讥笑嘲讽。

    根据解英宗所知,这些年来邪极宗从上到下,根本就没有一个拿得出手的人物来。

    之前邪极宗好像还招揽了一个魔道新秀童开泰,那家伙初出茅庐看不清形势,还真加入了邪极宗当中,结果却是刚跳出来没多久便被关中刑堂的楚休给宰了,这也被其他魔道宗门在私下里嘲笑,嘲笑邪极宗还真是倒霉透顶,自己培养不出年轻强者,好不容易招揽到一个,还是个短命鬼。

    所以现在解英宗才如此放肆的嘲讽着邪极宗,没有丝毫顾虑。

    当然更深层次的原因是他赤练魔宗跟邪极宗有旧怨,明魔一脉跟隐魔一脉之间的恩怨可不比那些正道宗门要少,这次若是没有第六天魔宗来当这个中间人,估计他们也都要先打一场才能够分出结果来。

    邪极宗那名天人合一境的武者脸上露出了一丝怒容来,他刚准备有动作,那名年轻人便已经懒洋洋的站起身来,拎着手边的血色龙枪,淡淡道:“问我凭什么坐在这里?我这个人不善言辞,解释起来太麻烦,我手中的‘血蛟’会告诉答案的,对了,我不叫那小子,我叫叶天邪
>>本章未完,继续下章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