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百四十七章 自信的沈白(第七更)

2018-04-01 | 3239字
    PS:这章是为了反派的盟主您亲密的书友肖恩的打赏补更的。

    沈白忽然站出来主动挑衅,这让周围的人瞬间便将目光转向了沈白和楚休两个人。

    方才沈白那挑衅的动作他们都看到了,现在这沈白竟然又站出来了,显然他跟楚休之间的恩怨可是不小啊,都已经到了迫不及待想要跟对方动手的程度了。

    看着沈白这种举动,那名本来要挑战楚休的武者却是如释重负,连忙道:“我没意见!”

    他这边纠结的不行,现在换上方才重伤了白无忌的沈白来正合适,反正这两个人都算是楚休的仇人,让他们互相残杀去就好了。

    沈白看着那藏剑山庄的裁判,沉声道:“反正最后也只是决出来一名胜者,早打晚打都是一样,我这么做,也不算坏了规矩。”

    藏剑山庄的那名裁判皱了皱眉头,连忙向着程庭峰看去。

    程庭峰想了想,对楚休问道道:“你可同意?”

    这些小辈武者之间的恩怨他懒得管,堵不如疏,反正是他们自己要打的,跟他们藏剑山庄也没有关系,只要他们自己同意就成。

    楚休的脸上忽然露出了一抹笑意道:“既然有人已经迫不及待了,那我也愿意奉陪。”

    程庭峰沉声道:“既然已经准备动手了,那就别忘了我之前说的话,打出了真火,出了什么事情,我藏剑山庄也不会负责的。”

    沧澜剑宗和关中刑堂程庭峰都不怕,但他们若是因为自家的弟子在擂台上打出什么事情来,而去找他藏剑山庄的要说法,程庭峰可是嫌麻烦。

    楚休和沈白都是点了点头,从楚休看到沈白的那一刻开始他就知道,这件事情是绝对不可能轻易的了结,这是因果,需要还的,一方站着,一方躺下,这份因果才算是真正的了结。

    看到双方都已经同意,那名武者也是忙不迭的走下擂台,先让这两个家伙动手去吧,他在台下看着打酱油就可以了。

    擂台之上,沈白直视着楚休,但眼中却已经没有了恨意,只有战意。

    他不是不恨,昔日楚休出现在魏郡时,他还特意求柳宗元动用沧澜剑宗的力量来杀楚休,只不过从那次之后,沈白也是知道了自己肩上背负的究竟是这么,从那时候开始,他便将自己这份仇恨给埋在了心中。

    整个沈家,其他人虽然也跟他血脉相连,但对于沈白来说,那些只是陌生人而已,他真正承认的亲人就只有沈墨一个。

    楚休杀了他唯一的亲人,这份仇怨沈白是必须要报的,但报仇却已经不是他唯一的目的了,才方那白无忌是他的踏脚石,现在的楚休也依旧是他的踏脚石!

    神兵大会一战之后,沈白要让整个江湖都听到自己的名字,知道他沧澜剑宗已经再次兴盛崛起!

    看着楚休,沈白沉声道:“楚休,你是不是没想到我会出现在这里。”

    楚休点点头道:“是没想到,不过看到了你,我便想到了那个死在我剑下的沈墨。

    你们虽然是亲兄弟,但这性格倒是截然不同,你比那个废物强多了。”

    沈白的眼中露出了一抹森然的杀机,不过他也没有暴怒,他只是冷声道:“我只想问你一件事情,当初你为何要杀沈墨?你们楚家遭逢变故,沈墨若是死在其他人手中也就罢了,但他却是死在了你的手中,这到底是为什么?”

    当初那一战楚家的人都死绝了,只有一个楚休存活,当初的真相也只有楚休才知道。

    楚休似笑非笑的看着沈白:“我说了有什么好处?”

    沈白冷冷道:“不说,你会死的很惨。说了,你能死的痛快一些。”

    楚休摇摇头道:“如果是这样,那这个秘密你这辈子都没有机会知道了。

    自信过头就成了自负,我不知道是谁给你的信心说这话。

    两年前你是沧澜剑宗的大弟子,我只是一个小家族出身,籍籍无名的小人物。

    而现在,我楚休已经成了关中刑堂手握一方重权的巡察使,位列龙虎榜前二十,而你沈白,依旧只是沧澜剑宗大弟子,你有什么资格对我说这话?”

    沈白缓缓抽出了自己腰间的长剑,道:“草莽出身能够做到你这般程度很不容易,把我放在你的位置,我说不定做的还不如你。

    但可惜这世间没有如果,我在悟剑石前不吃不喝,悟剑三月踏入三花聚顶境。为了今日,我更是隐忍了十年未曾踏足江湖,将沧澜剑宗所有剑典全部铭记在心。

    这所有的一切,都为了今朝一飞冲霄!

    方才那白无忌连做我的踏脚石都有些不够资格,你楚休倒是有资格,那些秘密你不说也罢,身死道消,一切都会了结的。”

    沈白说这番话的时候带着强烈的自信,或者说是自负也可以。

    作为沧澜剑宗的大弟子,从他被柳公元亲自收为关门弟子,亲自教导时,柳公元便曾经说过要将沧澜剑宗的未来交给他。

    从那时起沈白便知道,自己是不同的。

    若不是因为他的天赋
>>本章未完,继续下章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