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百一十一章 禽兽不如

2018-03-17 | 3221字
    楚休忽然说出来的话让张碧宁顿时便是一愣,她一脸疑惑的表情道:“公子是什么意思?我看见了什么?”

    楚休面带笑容的指了指自己的胸口,那里有着关中刑堂的刀剑标记,很不起眼,寻常人根本就察觉不到。

    楚休淡淡道:“关中刑堂在外界一向低调,只经营着自己那一亩三分地,大部分的江湖人其实对关中刑堂是没有多少印象的,听说过,没见过。

    但张小姐冰雪聪明,肯定已经认出来了我的身份,对不对?

    这东西这么宝贵,现在被我拿走了张小姐也很不甘心,对不对?

    所以眼下张小姐是准备先行离开,然后把我的消息告诉藏剑山庄,再挑唆藏剑山庄对我动手,对、不、对!”

    最后三个字出口,楚休脸上的笑容已经彻底消失,变得阴沉无比。

    张碧宁的面色猛然一变,花容失色道:“我没有!公子千万不要误会,我一个弱女子连东齐都没有出过,怎么会知道关中刑堂的标记是什么样的?”

    楚休面无表情道:“我方才说过你是因为认出我身上的标记才确定我是关中刑堂的人吗?不打自招啊。

    况且你就算是真没有那也没用了,因为我自己都把我的身份说出来了,杀人灭口这个词,张小姐你难道没有听说过吗?”

    就在楚休话音落下的一瞬间,张楚寒却是忽然厉声大吼道:“表妹快逃!”

    在喊出这句话的一瞬间,张楚寒立刻从怀中拿出了一件只有拇指般细小的精致暗器来,瞬息之间一道金芒向着楚休身上的檀中穴疾射而来,金芒的速度快到了极致,而且竟然无视楚休的护体真气,直接刺入楚休的檀中穴当中!

    不过还没等张楚寒松一口气,他便见楚休好像根本就没有受影响一般,手中血芒一闪,瞬息之间,他的眼前便已经是一片血红之色,下一刻他便看到一具无头的尸体倒在了地上,鲜血犹如泉涌,那赫然就是他自己的尸体!

    楚休从自己的檀中穴当中拔出了一根金针来,端详了一下扔在了地上,淡淡道:“千机门的暗器?的确是要比唐家堡的暗器精致许多。”

    张碧宁似乎是被自己表哥的死给吓傻了,但此时她却是在心中大喊着,眼前这个人根本就是怪物!

    他们张家虽然是小世家,但也是有几分家底在的,方才张楚寒拿出的那千机门的暗器就是便是他们张家的底牌之一,哪怕是五气朝元境高手的罡气都挡不住这一枚小小的金针,被刺入要害大穴肯定要被重创。

    结果楚休被刺入了檀中穴,他却是连一点反应都没有,这还是人吗?难道他的经脉穴位都是偏的?

    张碧宁猜测的没错,楚休的穴道还当真是偏的。

    天移地转大移穴法虽然只是辅佐作用,但在对付那种专门攻人穴道的指法或者是那种阴损的暗器时,作用却是要比任何武功都大。

    “行了,别耍小聪明了,我应该送你们上路了。”

    那四名张家的护卫面色骤然一变,不过没等他们动手,迎接他们的便是那犹如绯红细雨一般的强大刀罡!

    一瞬间整个客栈都被鲜血所铺满,这些连外罡境都不到的武者想要抵挡楚休一刀都是奢侈。

    楚休身后的张碧宁好像是吓傻了一般,不过等楚休还没有回头的时候,张碧宁的手中却是突兀的出现了一柄漆黑色的匕首,就连锋刃也都是漆黑之色,带着呼啸的劲风向着楚休刺来!

    这柄匕首之上附带着产自巴蜀苗疆的蛊毒,而是还是十余种剧毒的蛊毒融合在一起的那种,十分的阴邪诡异,别说楚休是外罡境,哪怕他是五气朝元境,被这匕首划出了一道血痕都会不好受的。

    最重要的是张碧宁出手时的气势,没有丝毫的张扬,下手奇快无比,甚至就连匕首划过空气时的振动都被她的掌控力所抵消。

    虽然在楚休这种已经达到了外罡境的武者看来没什么,但是对于先天境界的武者来说,这张碧宁的实力已经算是不错了。

    但是张碧宁的那一击却是连楚休的护体罡气都没有刺破,修炼了天浊地沌大混元功之后,楚休一身罡气的凝实程度简直超乎了张碧宁的想象,匕首仿佛陷入了沼泽当中一般,距离楚休身前只有三寸,便再也无法向前一步。

    但楚休回过头去,脸上带着似笑非笑的表情道:“张小姐这实力不错嘛,这可不像是你自己说的那般,你只是一个弱女子。

    就凭你现在这实力,就连你那痴情的表哥可都比不上。”

    张碧宁手中的匕首‘哐啷’一声掉在地上,脸上露出了惊恐的神色,大喊道:“求求你了公子,不要杀我!张家已经没了,奴家愿意为公子你做牛做马,还请公子你饶我一命!”

    楚休摇摇头道:“做牛做马?说的倒是很诱人,可惜越是漂亮的女人便越是会骗人,所以我,不相信!”

    话音落下,楚休直接一掌轰出,强大的掌力直接便震碎了张碧宁的心脉。

    张碧宁不敢置信的看着楚休,似乎她也没想到,楚休竟然就这么杀了他,不
>>本章未完,继续下章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