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四千六百八十七章 家有徒弟初长成

2019-04-23 | 1850字
    不过片刻功夫,杨开便又返回,手上端着一碗白米饭,递给赵雅。

    赵雅接过,抬头望他:“就一碗?”

    “不够?”杨开皱眉。

    “可是还有小白哥哥!”

    赵夜白连忙摇头:“没事,我不饿。”

    赵雅可怜兮兮地望着杨开:“师傅,能不能多给一碗?”

    “不能!”杨开言罢,闪身便离去。

    “小气鬼!”赵雅快气死了,自己这个师傅不但没什么人性,还小气的要死,不过总归是有吃的了,心中对他的印象已经恶劣的无以复加,早知如此就不拜他这个师傅了,一个大人欺负两个小孩子,简直不像话。

    一番推让,两个孩子对着一碗白米饭狼吞虎咽,吃的心满意足,虽然吃完之后依然不饱,但最起码有了一些力气。

    虚空大陆,春去秋来,夏末冬至,一年复一年。

    赵雅甲上之资绝顶非凡,七星坊一众高层原本对她寄于厚望,觉得以她那样的资质,修行之路定会一路顺畅,只怕用不了多少年便能轻松突破帝尊。

    然而十年过去了,赵雅竟才只不过真元境而已。

    武道之路,从下而上,分淬体,开元,气动,离合,真元,神游,超凡,入圣,圣王,返虚,虚王,道源,帝尊,共十三大层次。

    虽说十年入真元速度并不慢,却是有负赵雅甲上资质的评定。

    要知道,同一批拜入七星坊的苗飞平如今都已是超凡境了,比起赵雅足足领先了两个大境界。

    消息传来,世人都只当那居住在青玉峰上的七星坊太上误人子弟,自身修为虽高,却不知该如何去教导徒弟,这世上并非没有这样的人,自己懂修炼,却未必善人师,好好一块璞玉被他打磨的不成样子,不免为赵雅明珠暗投而感到惋惜。

    至于与赵雅一起进入青玉峰的那个杂役赵夜白,早已被人忘的一干二净,也只有七星坊的弟子,时常能见到赵夜白山上山下地忙碌。

    十年已过,当年七八岁的孩子,如今已是十七八的少年,十多年的杂役生活让赵夜白生的身形矫健,双目有神。

    青玉峰下,水潭边,赵夜白提着两个大号的水桶奔波而来,将水桶装满了水,未来得及走,便见一群人熙熙攘攘地走了过来。

    这些人都是七星坊的弟子,居中一个生的唇红齿白,被众人围在中间,众星拱月一般,比赵夜白年长几岁,手中摇着一方折扇,做倜傥风流状,径直朝这边行了过来。

    听到动静,赵夜白抬头望去,脸色一僵。

    那群人来到赵夜白,有意无意地将他围聚在中间,折扇少年啪地一声收了折扇,插在脑后,漫不经心地望着赵夜白道:“前日让你转交给小雅师妹的东西,你交了吗?”

    赵夜白挠挠头:“交了啊。”

    少年挑眉:“当面交给她的?”

    “嗯。”赵夜白颔首。

    少年激动道:“小雅师妹怎么说?”

    赵夜白回道:“什么也没说啊。”

    少年面露愕然,又问道:“那师妹看了吗?”

    “说真话还是假话?”赵夜白小心翼翼地问道。

    少年瞪眼:“当然是真话!”

    赵夜白爽快道:“没看,直接撕了,然后叫我下次不要理你!”

    少年一脸期待的神色顿时化作无限失落,连那脸色都变得有些苍白,仿佛遭到了重创。

    “刘师兄。”赵夜白轻喊一声,“我还要挑水,先走了啊。”

    刘姓少年回过神,咬牙道:“定是你说了什么坏话,要不然师妹怎会看也不看便撕了那信!”

    明明上次见到师妹的时候,她还冲自己笑了笑,若非对自己无意,又怎会笑的那么甜美?

    赵夜白忙摆手道:“我没有啊,我什么都没说,我只告诉她这是刘师兄给的,然后小雅问什么牛师兄狗师兄的……”

    “你还狡辩!”刘师兄大怒,挥手道:“给我揍他!”

    赵夜白顿时以迅雷不及掩耳之势抱头蹲下,身子蜷缩在一起:“别打脸!”

    动作之娴熟,显然是久经阵仗。

    这些年下来,随着年纪的增长,赵雅出落的愈发水灵,宗门上下那些师兄弟有幸见过她的,哪一个不动心?

    只可惜赵雅平日里深居青玉峰,等闲不下山,让诸多师兄弟想一饱眼福都是奢望。如此一来,每日奔波山上山下的赵夜白便成了最好的传话筒。

    那些暗含情愫的书信,赵夜白不知道转交了多少,不过每次都被赵雅撕的粉碎。

    最初的时候,师兄弟们还顾忌青玉峰上那位太上长老的威严,不敢对赵夜白怎样,这小子说是青玉峰的杂役,可打狗也得看主人啊。

    不过后来大家发现,那太上长老是真的不理会赵夜白的死活,便都放下了心,赵夜白为此也没少吃苦头。

    好在出手之人也有分寸,不会下什么重手,都知道赵夜白只是个没修行过的凡夫俗子,揍他的时候也只是施加
>>本章未完,继续下章阅读